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克苏鲁】The Nameless Land 无名之地 (1)

人物,背景设定与主线情节出自同名TRPG跑团。
骨科,年下
我和 @温泉猪 联文,双视角。
感谢北京GAGO带我们跑团的小哥哥,希望他看到居然可以玩得如此之gay的时候能做好心理准备…………

——————————————————————————————

1.

罗杰·菲尔德接到电话时,第一反应竟然是充满罪恶感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如此”。从十几岁就开始的焦虑持续至今,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也许他甚至已经预料到了什么,那些细枝末节就潜伏在他过去几个月里陆陆续续付清的账单和石沉大海的邮件中。

在刚刚结束的盛夏里,他忙于应付骤增的预约名单。虽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毛病,比如彻夜狂欢后的头痛,暴饮暴食导致的胃病,或是漫长假期后的网球肘。他已经不是初入行的青年医生了,可以义无反顾精力充沛地投身于医学事业。那时他深信不疑,这项对自然最精妙造物的探究工作是他献身于科学的不二之选,然而七八年的从业经历却把他变成了一个甚至记不清病人名字,要靠着预约单发放止痛药和劝人规律作息切勿滥饮的“神父”。

罗杰让秘书推掉了未来十天内的所有预约,收拾行李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他回到小镇上已经是黄昏,罗杰径直把自己安顿在了镇中心附近的那家旅馆里,预支了两个晚上的房费,压根没有考虑过那所属于他父亲的房子里本来也理所应当有他的一席之地。他给莱特警探的办公室打过电话,留言表示自己已经回到故乡,然后在等待的时间里吃了简单的晚饭,洗了脸换过衣服。在挑选衣服时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拿出了看上去最呆板的那一套。上一次他穿这套衣服去办公室时,他的秘书小姐曾威胁他,如果再穿来上班一次,就亲手烧了那套“污染人类审美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事情进展还算顺利。 也许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不过又是一次大惊小怪而已,老头子在那间房子里为了他的“神秘学研究”,姑且算那是研究的话,搞出了扰人的动静。时时刻刻分出一只耳朵听着隔壁的邻居不出所料地在自认为礼貌的时间敲门,而沉迷其中的老人置之不理,最后变成了打进诺曼·莱特警探办公室的报警电话。他会和父亲进行一场要么过于彬彬有礼要么爆炸为大吵大闹的谈话,二者必选其一,没有折中之处。然后,他就会踏上回程的列车,在重新淹没到单调无趣的生活中之前,用剩余的假期做点其他的事情。比如把自己关在公寓里看他弟弟那本不知所云的小册子,或者胡思乱想。

当想到这里时,他突兀地从椅子上蹿了起来,几乎像是从小酒馆里逃了出来。“你是个成熟的男人,称职的医生,别表现的像是个担心床下面有没有怪兽的五岁小男孩一样。你会处理好父亲的事情,回到那份能增加银行存款的工作中去。你能照顾好你的家人,过去如此,未来也如此,哪怕你的父亲和弟弟都是一样的不切实际,而你只靠电报和信件确定他们还活着。”他匆匆忙忙地把外套穿起来,即使傍晚的空气里还满是没有褪去的暑气。

莱特警官已经站在旅舍门口等他了,那是个精壮强干的男人,有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永远带着点怀疑的神色打量四周。他和罗杰的父亲是同龄人,却要结实得多,从他亚麻衬衫底下的肩背线条就可以一览无遗。他伸出晒成古铜色的手臂,衬衫袖子卷到手肘,“菲尔德医生?”

“罗杰就可以了。”罗杰伸出手,礼貌地晃了晃。

“罗杰。”警探从善如流,“我们走吧,路上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

莱特警探已经迈开步子,显然并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罗杰跟上他,“什么情况,警探?”

“我在电话里通知你,是你的邻居发现了异常并且试图敲门但没有得到回应。”警探稍稍停顿了一下。

“是的,也许是我父亲没有听到,或者只是不想回应。”罗杰干涩地笑了笑,“您知道,他就是,比较,专注。”

“但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定,他并不在那所房子里,也没有人能够联系上他。警局已经把他列为失踪人口,这才是我叫你和你弟弟回来的原因。”

“我弟弟?肯尼斯也回来了?”罗杰愣了一下。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警探突然刹住脚步,眯起眼睛盯着他,“你认为你弟弟和你父亲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吗?”

罗杰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反应是如何不得当,他懊悔地咬了咬嘴唇,“不,警探,当然不是。”

老警探仍然用锐利的眼睛盯着他,像是要把他说出的每个字,脸上的每一丝表情都掰开来看。

罗杰深吸了一口气,“莱特警探,也许您在怀疑,为什么我听到父亲失踪消息竟然不显得吃惊或者担心,而质疑我的弟弟回来这件事。”

警探挑了挑眉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但仍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放松的样子。

“您和家父相识已久,那大概也就知道他长期沉迷于某些,神秘学研究。”说到这几个字时,罗杰无意识地皱了皱眉,露出几分厌恶的样子,“他对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深信不疑,以至于我们从我青少年时代起就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听到他用了“分歧”这个词,警探不置可否地发出短促的笑声。

“因此,相比于失踪,我认为他又投入到了某项奇怪的研究中的可能性更大得多。至于家弟,”罗杰顿了顿,显得更慎重了些,“在他的前途问题上,我和家父曾经爆发过非常大的争执。家父希望肯尼斯能够继承他的衣钵,而我坚持他应当找到一份正当的职业,或是学上一门有用的手艺。最后,这场家庭纷争以家弟负气远走,自暴自弃地进入艺术学院告终。诚实地说,我不认为我父亲为肯尼斯的人生做了个好榜样。肯尼斯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和任何与罪恶相关,但我不希望家父继续因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对他施加坏影响。”

莱特警探审视地上下看着他,似乎没有预料到罗杰会如此开诚布公,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这座小镇不大,走过去花不了多少时间。穿过安妮广场继续向西,他家的旧宅就在小道尽头,前院的门大开着。

罗杰一眼就看见了歪歪扭扭靠在树上站着的年轻人,他的弟弟,肯尼斯。他黑色的头发半长不短地散在肩膀上,穿着件松垮的亚麻衬衫,还有一半衣角没有扎进裤子里,被背带勒得皱巴巴的。他抬头看向房子斜上方的阴影,罗杰不用靠近就知道他现在的眼神,空洞又迷茫,仿佛看到了某个正常人看不到的世界。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每当肯尼斯露出这种样子,他父亲就会表现得非常欣喜,他坚信那是肯尼斯表现出了还未被开发出的天赋。而罗杰则对这种时候深恶痛绝,或者说,充满恐惧。

罗杰猛地推了一下院门,金属矮门撞在栏杆上,咣地一声。年轻人回过头,显然看到了他们两个,却刻意到飞快地把目光从罗杰脸上跳过,笑着和莱特警探打了招呼,“你好,探长。我是肯尼斯·菲尔德。”

“你好,肯尼斯。”莱特警探点了点头,注意到了兄弟两个互相视而不见的奇怪场面。他转头看了罗杰一眼,但医生却若无其事地看向了昏暗天色中显得格外破败的旧宅。

他们很久没见了。罗杰没错过年轻人简直像是赌气或者挑衅般的避开眼神,和他一瞬间张开又抿紧的嘴唇。看,他还是根本没长大。哪怕他的下颌和鼻梁都呈现出了发育成熟的男性棱角,肩膀变宽,甚至比他们上次见时还长高了几厘米。

肯尼斯从他们搭过树屋那颗大树下面走过来,撇开脸的表情还和几年前一模一样。他长大了,罗杰飞快地转开视线,他看过他断断续续地展出的照片,他不是那个负气离开的孩子了。

他们太久没见了。

这场相见本也不在预期内。

罗杰巴不得他的弟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离这里远远的。继续窝在他那间狗窝一样的公寓里,做他不知所云的艺术,靠不定期出现的,不超过一句话的电报回复表示汇款已收到,自己还活着。他掐着鼻梁,抢先几步迈上台阶,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tbc

2就是猪来写啦~~欢迎大家去催她~~~

无名之地(2)戳这里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