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克苏鲁】The Nameless Land 无名之地 (3)

人物,背景设定与主线情节出自《寻找托马斯·菲尔德》TRPG跑团。

骨科,年下

我和 @温泉猪 联文,本章罗杰视角

无名之地(1)戳这里 无名之地(2)戳这里

——————————————————————————

3.

打开门的一瞬间,罗杰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向他的弟弟,“这是你干的?”

可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罗杰清楚地看到了肯尼斯眼睛里一闪而过地受到伤害的表情,他试图把那句话吞回去,可年轻人已经换成了满脸不以为然的傲慢。罗杰认出了这种他弟弟惯用的自我保护性姿态。他们俩在一起生活了17年,他当然会认得。在他父亲沉迷于研究,把现实生活弃置于脑后的日子里,是他把那个襁褓里的孩子养成了一个漂亮的年轻人。他给他读故事,送他去学校,踩着梯子给他在树上钉树屋。罗杰觉得自己已经是被抛弃的孩子了,他不希望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父亲抱回家的小男孩儿和他经历同样的事情。他愿意照顾他,保护他,像一个家长,像一个哥哥,或者是……罗杰绷紧下颌,拒绝继续想下去。几年前的事情不过是个意外,醉醺醺又愤怒的肯尼斯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是事情是从哪一天开始变糟糕的呢?罗杰也不知道,似乎一夜之间,他的弟弟就开始疏远他,用上了他曾经只对父亲摆出的姿态。仿佛他们之前的友爱都是虚伪的敷衍,他这个所谓的哥哥不过也是和他父亲一样,出于某种自私的理由绑架了他的人生。也许是从他意识到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开始?

不,大概没有那么早。肯尼斯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意识到某些事了,他们的长相太过大相径庭。头发眼睛的颜色,眉骨和下颚的角度,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有一丁点的相似之处。罗杰很像他的父亲,随着进入青春期的骨骼发育,菲尔德家族沉默而坚毅的特征更是在他脸上如同家族画像一样显现出来。而肯尼斯的外貌却越来越敏感温柔,他乱七八糟地穿着宽松的衬衫,把书和颜料丢得到处都是,焦糖色的眼睛总是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更何况,这是个不大的镇子,在菲尔德夫人死后许久突然出现在菲尔德家里的男孩儿足足霸占了几个月流言蜚语的头条。开始有人说他是老菲尔德的私生子,也有人悄悄地猜会不会不久之后这间房子里就出现一个新的女主人。甚至连罗杰自己都这样怀疑过,他用嫉妒而厌恶的态度盯着那个还无知无觉的婴儿,为早早逝去的母亲哭泣。可不久之后,他就意识到了事情并非如此。他的父亲待他从不亲热,从他开始对一切虚无缥缈的解释刨根问底就开始了,而这个孩子的处境恐怕还某种程度上还要艰难一些。

他曾经在午夜被婴儿的哭闹声吵醒,想要靠把枕头压在耳朵上躲过去,可哭闹声却越来越大,罗杰只好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那个婴儿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可声音却是从楼下传来的。时至今日,罗杰仍然记得那个晚上,潮湿冰冷的夜雾弥漫在空旷黑暗的大房子里,七八岁的少年一边惦着脚尖下楼一边后悔没有穿好鞋子。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响,像是要哭得喘不上气来,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他跟着声音走到了他父亲的书房,房门半开半合。自从他父亲发现他对自己的研究不屑一顾,就很少让他到书房去了,而他也本能地回避着那个挤满灰尘和腐朽气息的地方。一楼大厅里的钟敲响了午夜12点,童年的罗杰伏在门缝上悄悄往里看。他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到了。

他的父亲双手高高举着那个不停挣扎扭动的孩子,直把他举到一个形状怪异的木雕像前面去,不知道是他当时的紧张造成的幻觉还是多年后回忆带来的思维错乱,他记得那座雕像表面仿佛流动着一层红光。他父亲的面部由于激动而扭曲着,他声音嘶哑地重复着:“你是有天赋的,你能感觉到对吧。神啊,我为你找到了新的侍从。”那个孩子仍然声嘶力竭地哭着,挥动着短小的手臂,差一点打到那座摆在壁炉上的雕像。他父亲只好把孩子抱回怀里,但眼睛里贪婪的光芒却还没有消失,他盯着抽泣的小男孩,喃喃自语,“我果然没有选错,挑你回来是正确的。”罗杰记得还没有门把手高的自己因为恐惧而紧紧地抠出门框,从脚下漫上来的寒气让他发抖,他撞响了门。

“谁?”他父亲警觉地回过头,发现是他在门外时松了一口气,不耐烦地问:“你来这儿干嘛?”

“他在哭,我被吵醒了。”罗杰指了指他父亲怀里的孩子,另一只背在身后紧紧攥住睡衣的手还在瑟瑟发抖。

老菲尔德如梦初醒地低头看了看他怀里已经哭到没有力气,还在一抽一抽的小孩子,大踏步地走出来,“嗯,是很晚了,你回到床上去,我也把他放回去睡觉。”

罗杰点点头,跟在他父亲身后上了楼。当他重新把自己用毯子包裹起来之后,脑海里他父亲看着那个婴儿的表情却仍然挥之不去。那不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己孩子的表情,更像是他父亲看到了什么从遥远大陆收集来的奇珍异宝。他想不很明白,却下意识地害怕。罗杰把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床上,耳朵贴着床板,静静地听着。直到走廊里彻底安静下来,他才腾地一下坐起来,在床上和自己的良心斗争了五分钟。然后他轻轻地溜了下去,还是没有穿鞋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扭开了隔壁的房门。那个棕色眼睛的小婴儿仰躺在自己的小床里,脸上是还没有擦干净哭红的痕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朝他张开了手。罗杰掂着脚把他抱了出来,踉踉跄跄地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们一起藏在毯子下面,那个小婴儿软软地抓着他的手指,口水打湿了他睡衣的领子。


那已经是接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朝他张开手的小婴儿变成了如今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用早知如此的轻佻语气说,“你大概觉得所有的错事都该是我做的对吧,哥哥。”

罗杰哑口无言,他重新转回去盯着一楼大厅里那颗仿佛天外来客的白色枯树,觉得从他们踏进院子开始,一切就变得不受控制了。

“请问有人在里面吗?我是诺克斯·皮克梅斯教授,菲尔德博士的同事。”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屋子里的三个人同时转过头,房子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借着昏暗的月光,他们看到院门外站着一个人。


tbc


下一章是猪的,这次我来搞基了~~~


评论 ( 1 )
热度 ( 2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