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 星辰与维也纳 chulu 03

前文见此 01 02

————————————

Chekov的通讯器上总是有点与众不同的小玩意,比如星联版活点地图。他一只手死命环在舵手腰上保持平衡,一手举着自己的通讯器,巴掌大的界面上,象征Jaylah的银色小点令人眼花缭乱地跳动着。

按照他们现在的缩放比例,基本可以确定这算得上一场激烈打斗了。地点他们都很熟悉,就在医疗湾。年轻的领航员在风声里对着通讯器大声下命令,“阿光!指示路线!”舵手侧过一点头,“你是在叫我吗?Pasha?”

“不不不,你小心骑车。”领航员心惊胆战地靠得更近一些。他的通讯器响起僵硬的电子声;“规划路线,前方200米右转入巷道。”

“阿光,哈?”

领航员决定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企业号的领航员和舵手到达时,战斗几乎已经接近了尾声,这不难预料。一方是红制服的星舰学院学生,在短暂的二十几年人生中经历过最激烈的战斗大概就是发生在训练室里的一对一搏击训练。而那个看上去像个外来者的姑娘,可是曾经独自在一个危机密布的星球上长大的,如果不是打赢了每一场仗,他们恐怕根本不会有机会见到她。Jaylah背对着巷口,微微弓着身子,白色夹克扯掉了一边袖子,背上还有个明显的脚印,这姑娘手里拎着一根看上去非常像是猎户座姑娘日常跳舞用的金属长管,对着她面前还保持站立的两个男人发出野兽一样的低低的吼叫声。而那两个人身后,靠着墙还蹲坐着三个人。

Sulu猛地一甩车子,用机车堵住了小巷的一头,从车子上跳了下去。小巷子里对峙的三个人都注意到了不速之客的到来,而显然Jaylah的对手反应更快一点,“Fuck!”

“别急了,我们可以打完再说。”舵手从机车上跳下来,低声嘱咐他身后的小领航员,“看着车子,留在这儿别动。”

如果是星舰学院的老生,大概不会有人想和Hikaru Sulu做自由搏击,尤其是在保护规则不那么完善的时候。由此可得,对面的应该是在他们出任务期间入校的新学员。后援的到来反倒激怒了那几个年轻人,两个站着的男人左右分开,每个人选定了一个目标。

Sulu一开始没有动,直到对方冲过来才迎上了去几步,在撞到一起的瞬间弓下了腰。他比对方瘦小了整整一圈,这一低头更是直接错到了对面抬起的手臂下方。在擦身的同时,他用手肘重重的顶上了那个男人的肋下,在对方弯腰的同时猛地一用力把人掀了起来。一秒钟之后,那个大块头的男人砸到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Sulu没有来得及回头,但他确信自己听到了Jaylah骂人的声音,中气很足。

“他们为什么找你麻烦。”

一辆摩托车不够把他们三个人带回去,Jaylah看上去也要坐下来休息一下。Sulu找了家街边的冰淇淋店,把车子停在了旁边,给刚刚赢得又一场战斗的姑娘买了一客薄荷味的冰淇淋。

“他家里有人这次要去交接,可能要驻军。”Jaylah闷闷不乐地挖着绿色的冰激凌,几乎搅成了泥。

“驻军?那和你有什么关系。”Sulu皱起眉头。

“原来是约克镇的,应该是要换防回地球的,但是临时被调驻了。他们觉得是我的错。”

“他们是群愚蠢的混蛋,亲爱的。”Sulu的口气像是开导失恋未成年女儿的父亲。



“在更为详细的案例解析之前,我希望有人能为我重复一次星际联邦五年任务的宗旨。有人吗?”

阶梯教室里保持着令人不安的寂静。

“没有人?如果没有一名学员可以回答出这一问题,我将不得不重新考量你们的水平以及对你们的期末评估。”黑眼睛的瓦肯人垂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PADD,上面大概是整个班级的名册。

“五年任务,探索未知的新世界。”Jim突然开口,他的手肘支在椅子一侧的扶手上,整个人都歪向一侧,头也稍稍偏向一边,声音平稳,像是在宣布启航。

“寻找新的生命和文明。”他们前排的舵手和领航员也很快反应了过来。

“勇敢驶向前人未至之境。”通讯官清亮的声音加进来,她坐的笔直,稍稍仰着下巴,身上的红色学生制服和在舰上的那套制服看上去竟然有点像。

讲台上的Spock眼睛眯起来一点,认真地看着他的同僚们说完,才满意地颔首,“谢谢,非常好。我建议教室内的所有同学都重新记录这一部分内容,否则我会对你们毕业后的上舰可能产生极大怀疑。”

Jim眨了眨眼睛,“不客气,Mr Spock。”

气氛变得尴尬,甚至称得上挑衅。直到坐在Jim旁边的医生不自在地咳嗦了几声,又在座位上动来动去弄出了不小的声响。

讲台上的瓦肯人若无其事地又看了他们这边一眼,“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进入课程的第一部分了。外交任务,我认为我们可以从任务的正当性入手。根据目前公开的任务简报,星历3175.2,联邦星舰企业号发现M级行星,同时指标显示,地面有极其活跃的智慧生命体。经企业号指挥层同意,由舰长Jim T Kirk带领五名船员组成的外勤小队进行为时两标准日的地面考察任务。企业号外勤小队在到达该星球地表后成功与当地智慧生物接触,对面称自己为Fibonan,现已录入企业号数据库并上传至星际联邦。目前,该文明还未曾与星联成员有过任何接触,但在会面中保持了非常积极的态度,并传达了更进一步交流的意愿。在此基础上,我们判断其为友善/中立文明,此判定同样录入企业号数据库并上传至星际联邦。在企业号外勤小队驻留期间,对方主动提供了周边星域的信息。根据该文明提供信息显示,在该星球一标准日航程范围内存在另一个拥有智慧生命的M级行星,他们称其为Teenaxi。但两个文明交恶已久,目前处于敌对状态。现在该文明愿意主动释放善意,希望企业号可以作为居中调停者为他们传递信物以及愿意和谈的信息。信物为Fibonan文明保存已久的圣物,据记载曾经是古老的武器,借此表达停战意愿。”讲台上的瓦肯人停顿了一下,扫视着台下几个跃跃欲试的学员,又视而不见地移开目光,继续说下去。“外勤小队成员和停驻在太空轨道的企业号取得了联系,共同商议后同意接受这一请求,同时将决定上报至星联并获得批准。距外勤小队离舰两标准日后,全员上舰,无人员伤亡损失。在进行例行医疗检查后,企业号离开星球轨道,进入曲速,驶向目标星球。至此,是任务的起始部分,有任何人对任务的正当性本身提出质疑吗?”

Spock等待了几秒钟,像是在欣赏学员们摇摆不定的样子,他们一定是在挣扎于现在提出这个质疑更有力些还是再等等,等到更核心的地方呢?在星舰学院担任过不止一年教学任务的瓦肯人产生了不合理的遗憾情绪。他感到两次失望,第一次是因为这些最优秀的人才显然都被训练过对时机的判断和把握,但他们却选择把受到的训练用在这种地方。第二次则是因为他们选择思考,却花了如此长的时间犹疑不定。

“鉴于你们选择保持沉默,我有理由推断你们并无异议。那让我们进入这次外交任务的第二部分。”Spock眨了眨眼睛,睫毛挡住了深深的黑眼睛。“联邦星舰企业号在到达Teenaxi文明星球轨道后,首先利用舰上通讯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并在征得对方同意后决定派驻外勤队员进行信物交接任务。由于该种族相对更加多疑并持戒备态度,企业号同意不传送任何武装舰员到地表,改由舰长本人携带信物传送下舰与对方沟通。这一方案获得对方同意,星历3175.4,联邦星舰企业号USS1701舰长Jim T kirk传送下舰,执行外交任务。然而,在任务进行过程中,对方对信物来源产生了疑问,并由此对企业号执行任务人员产生攻击行为,在执行人员判定任务无法继续后,选择中断任务传送回舰。全部过程已经提交完整任务报告,储存在企业号信息终端中并同步上传星联。由于任务暂时中止,企业号向星联提出申请,将无法交接的信物暂时保存在舰上,录入信息。该申请获得准许批复。在此之后,企业号按照日程,前往最近的星舰基地约克镇进行常规维修补给,以及舰上军官享受离岸假期。以上所有内容都可以在企业号任务记录中查询到,各位如果对任何细节或真实性有所怀疑,都可以自行查阅可公开部分。现在请告诉我,无论是从任务的正当性还是执行过程中的每一步,是否存在如你们所说的错误。”

“但你们带个那个搞不清是什么东西的武器上舰。如果不是那个东西,也不会引来后面的麻烦。”教室里响起一个声音,但是没有人站起来。

瓦肯人不明显地挑起眉毛,“先生,如果下次你能够更加主动地站出来为自己的言论负责,我个人认为是一种更可取的选择。但是我承认这其中有两个不可控的点,一是我们对该信物,也就是武器的了解近乎空白。第二则是星联的网络被侵入,导致录入的信息第一时间被窃取。针对前者,企业号的判断是该武器目前已经损坏,处于无法启动的状态,因此其风险等级被评估为可控。事实上,该武器也的确是更大完整个体的一部分,无法单独造成危害,因此在信息有限情况下,企业号的选择的是合理的。针对后者,我表示,企业号并不承担监控整个星联网络安全的职责。”

他表情严肃,但教室里还是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你在推卸责任。”一个尖利的女声从后排响起来。

“我在陈述事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瓦肯人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一点。“我们执行的是探索任务,这就意味着我们所面对的就是必须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做出风险评估,并据评估结果做出判断。在探索未知的过程中,风险的存在时必然,我们可以通过计算概率降低它,但永远也不可能消除它。”

“所以你们为了未知杀死了船员?”一个轻佻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在一片肃静的教室里足够所有人听到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未知,毕竟,我知道不止一个人在五年任务里升了职。”

Spock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脸颊上泛起淡淡的青色,“如果我没有理解错,先生。你是在说,企业号是在以牺牲一部分成员的方式为其他人获取利益。”

教室里鸦雀无声,这场不友好的争论已经肉眼可见地走向了危险的边缘。许多学员低下头,避开直视瓦肯人的眼睛。

“你在侮辱企业号的船员,每一位。同时在侮辱你自己,先生。”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