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妖猫传】登云(二)丹白无差

                                                                                                        

“幻术无非真真假假,可无论怎样的假东西,都一定有真的在里面。”这是黄鹤在开始教他们幻术时说的第一句话。

他把一粒种子埋在地里,两个孩子盘膝围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小坑。黄鹤躬腰站着,问他们,“若要种子发芽,该做什么?”

“浇水啊!”丹龙抬起头。

“那就浇水。”黄鹤从一边的葫芦里倒出水来,淋在埋了种子的地面上。水从土里渗进去,不一会儿那里就出现了裂纹。地面被顶起,一株嫩芽破土而出,舒展开两片椭圆的叶子。黄鹤挥一挥手,幼苗迎风而起,飞快地扯成长长的藤蔓,盘旋着立在他们眼前。藤上又开出花,从花底膨出一个个沉甸甸的西瓜。

两个孩子屏息盯着眼前的奇景,丹龙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可黄鹤已经再一挥手,那株藤蔓便化成了烟气,从他们面上掠过不见了。丹龙呆呆地伸到空中的手还没有收回来,只在空气里抓了几下,自然什么也没有抓到。他又去扒之前埋了种子的地方,那块润湿的土地仍是潮湿的,而被埋下的种子仍然饱满结实地躺在原处。丹龙把种子挖出来放在手心里,翻来覆去地看,可白龙却木呆呆地坐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丹龙想起他昨晚的别扭样子,担心他又闹起脾气被父亲责怪,就把手伸到他眼前去,“你看,就这个种子。”

白龙这时倒是配合,也伸出手指碰了碰那颗种子,点点头,“哦。”

他这幅冷淡模样让丹龙有点气,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了没有,干脆一把把种子捏回手心,抬头去看他父亲,“爹,那你要教我们这个吗?”

黄鹤仍看着白龙,慢慢地问他,“若给你种子,你能种出瓜来吗?”

白龙也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为什么要有种子呢?”

丹龙在旁边急的不行,这傻小子刚才到底有没有听啊,他爹刚说完得有真的才能幻化出假的,他就问干嘛要种子。这会儿他忘了自己刚刚没道理的脾气,挤眉弄眼地想让白龙看他。

黄鹤却没有半点责备他的意思,“没有这颗种子,藤和瓜从哪里来呢?”

白龙歪过头努力想着,像是也说不清楚。他抬起两只手比划着,“就是,瓜就是真的啊。种子不是真的啊。”

丹龙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黄鹤大概是懂了。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个坐着才到他膝盖的孩子,欲言又止。良久,这位长安顶级的幻术师叹了一口气,又掏出两枚种子,分别递给两个孩子,“等会儿我会把口诀写给你们,五日之后,你们都要用种子种出瓜藤。”

不出所料,五天之后的丹龙种出了一株歪歪扭扭,叶子还打着蔫儿的瓜苗,而白龙面前什么都没有。

黄鹤罚他在院子里站了一下午,直到暴雨随着夜色一起砸下来。丹龙把湿淋淋的白龙扯回房间里,把他身上那件能滴出个水塘来的衣服丢到回廊上去。家里没有热水了,想洗个脸都不成。他们两个不比灶台高上多少,自然也没办法点火烧水。丹龙翻箱倒柜地找出一件旧里衣,手忙脚乱地往白龙身上擦。他们扯着衣服的两角,白龙用一个角擦脸和脖子,丹龙就拉着另一个角跪在榻上擦他半长不短的头发。

“如果我一直变不出瓜藤,是不是就没用了?”白龙擦着擦着突然停下来,闷闷地开口。

丹龙听他声音奇怪,想要探过头看他,却被猛地推了一把坐在了榻上。几天下来,丹龙大概已经知道了他的脾气,好声好气地坐过去,胡乱地搓着他的头发,“你怎么又哭了,跟个小姑娘似的。放心,不会卖了你的,我爹之前罚我比这重多了。你看,我是你哥哥啦,我不答应卖你的。”

“你说没用的。”白龙不回头,小声地嘟囔着。

“有用的,有用的,我之前听个诗人说什么来着”

,丹龙从后面扑到他肩上,把脸颊上粘到的湿头发拨到另一边去,“反正就,当哥哥的说了算数的。我说不卖你就不卖你。”

白龙被他弄的难受,总算是扭过头来,“你别胡说八道,下去下去。”

可他们吹熄了灯,在榻上并排躺好后,白龙还是翻来覆去地折腾。丹龙在他旁边,也被他弄得睡不着。他在黑暗里伸手去抓白龙,按住他一只手臂,“白龙,你就算种不出瓜也没事的。”

白龙被他吓了一跳,“你干嘛?”

丹龙半跪起来,挪到白龙旁边低头看他,“我想起来我爹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就是有个幻术师,也是能用种子种出瓜藤,但不是这样结了瓜的,是能长到天上去的。”

“啊?”白龙惊讶地张开嘴巴,“长到天上去的?”

“是啊,然后就有个小孩可以沿着瓜藤爬到天上去,把天宫里的桃子都摘回来。”

白龙听得入迷,呆愣愣地仰面看着他。

“所以,我能种出瓜藤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当爬上去的那个就行了,放心了吧。”丹龙语气确凿,又骄傲又得意。

白龙赶紧点头,头发蹭在席子上沙沙作响。他好像终于放心了,眼睛露出点笑意,一簇一簇的雨在窗纸上晃着细碎的光,晃在他弯起的眼角上。丹龙心满意足地躺回去,扭过头去看白龙。白龙也开心起来,甚至主动靠过来一点。他们肩膀挨着肩膀,慢慢沉进梦里。

白龙到底没能用种子种出瓜藤,黄鹤又罚了他一次,便不再提起。他又叫两个孩子用另外的种子种出牡丹或是芭蕉,可白龙从来没有成功过,他什么都种不出。黄鹤每次都罚他,不轻不重,可罚过以后又一切如常地教他背下一种口诀,学下一样幻术。整整两年,白龙没能幻化出一样东西。丹龙会笑他,说他大概是和植物命格有碍。而他自己,好像已经相信了黄鹤买他回来,是因为丹龙化出藤蔓后,还需要一个配合的人。

然后他们开始幻化动物,从檐下春来秋往的燕子开始。黄鹤用彩纸剪出了两枚燕子,像往常一样交给他们两个。那天夜里,白龙把燕子放在了枕边,盯着不肯入睡。丹龙知道他在想什么,故意伸手过去一把抓了起来,“你猜这燕子像什么?”

白龙想拦他却慢了一拍,只好提心吊胆地看着他手里的彩纸,生怕被捏坏了,“像什么?”

“那些小娘子戴的,花钿。”丹龙拿着纸燕在白龙鬓边比划。他们两个都还小,还没留头,放下也不过是齐肩长,教他比划得不伦不类。

白龙瞪起眼睛,“你这是跟谁学来的,我明天要去告诉师父了。”

“诶诶诶,你怎么这样。”丹龙赶紧放开手,“又用我爹吓唬我。”

白龙抿着嘴不吭声,“告诉师父你不仅不好好练幻术,还欺负隔壁的小娘子。”

“你怎么知道?”丹龙刚开口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气鼓鼓地把后半句咽回去。

白龙却笑了,那种只翘起一点嘴角的笑法,露出一边尖尖的虎牙,“不然你怎么知道姑娘家戴的东西的。”

丹龙还是不想理他,“下次你哭的时候,我才不哄你。”

白龙翻个身,脊背朝着他,“谁要你哄。”

然后他们两个都食言了,第二天白龙还是什么都没能变出来。丹龙分神顾着他,燕子扑腾了几下翅膀就一头栽到地上。

黄鹤照旧罚他,开始长个子的男孩子瘦骨伶仃地在太阳底下站着,像是计时的日晷。晚饭时,黄鹤终于让他坐下,“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离开长安。”

白龙的脸唰地就白了。他魂不守舍地吃了点东西,几乎是被丹龙拽回房间里的。

他们面对面地坐在榻上,灯花啪地跳了一声。白龙才像回过神来,“师父,是不要我了吗?”

黄鹤的消息太突然,连丹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只是凭借本能地安慰白龙,“不会的,肯定不是的。我和我爹之前也去过很多地方,我们跟着商队走,去别的地方表演幻术。”

“但为什么要留下我呢,我什么也变不出来。”白龙问。

丹龙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并不是所有的幻术都需要一个登上藤蔓的孩子,他也没办法再用这个理由安抚白龙。他绞尽脑汁地想,最后绝望地抓住一根稻草,“你是我弟弟,是不能卖了的。”

可白龙理直气壮地说,“我爹就卖了我。”

丹龙突然很生气,他不讲道理地提高声音“那是因为你爹混蛋,我就不会卖了你。”

白龙注视着他,“你说好的,哥哥说话要算数。”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叫哥哥,丹龙立刻不气了,用力点头,“说话算数。”

白龙居然就这样满意了,他安安静静地把两个人的衣服打好包袱,然后吹熄了灯爬上床。丹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没事了?”

白龙躺在榻上侧着脸看他,“我信你说话算数呀。”

tbc

评论
热度 ( 30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