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kingsman] 蝴蝶风暴 2 percilot PG-13


时间是愚人的唇舌,永不休止地鼓动,却无非是那些陈词滥调。

percival从噩梦中惊醒。他花了几十秒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与翻滚的浓烟中脱身而出,意识到自己正安全地侧卧在卧室的床上,于此同时,左手握住了枕头下面的伯莱塔,枪柄和扳机扣环都被汗水弄得潮乎乎的。
他维持着侧卧的姿势在被单下轻浅地呼吸,小幅度地活动着身体。他的肌肉和循环系统似乎并不肯承认他刚刚从一场沉眠中苏醒,反倒是像真的经历了爆炸一样紧绷着,随时为危险待命。
然后闹钟开始聒噪,时针指向六点整。percival把握枪的手松开,敲停闹钟,慢吞吞地掀开被单爬起来。他的大脑和身体一样,仍然徘徊在预兆不祥的梦境里,梦里仍然有一个梦,而梦境正从此刻开始。
percival系上晨衣的带子,机械性地移动牙刷,看着镜子里自己满嘴的泡沫发呆。
门齿,1234……在梦里他六点起床,同样被另一个噩梦困扰,没吃早饭就出了门;
犬齿,1234……在梦里他和merlin确认了任务,merlin是怎么说的?“我昨晚已经检查过了。”
臼齿,1234……“9点50来找我”,汇合,对表,驾驶位的galahad……
等等,“我昨晚已经检查过了”。percival停下手上的动作,牙膏泡沫顺着下巴流下来。他皱起眉头,努力重新回忆着梦里他到达总部后每一个细节,“昨晚检查过了”,“有点小麻烦”,“lamorak已经去了”,9点51分,威尔士。
骑士抬手看了一眼表面,6点07分,他抓起一条毛巾抹着嘴角,快步走进卧室,把床头柜上的眼镜举到眼前,按下开关,“merlin,威尔士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percival,早,什么……威尔士?威尔士怎么了?”
“今天的考核没问题吧?”
“percival,你想说什么?”merlin语气变得强硬。
percival沉默了一下,“我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你可以看看威尔士的消息,我这就准备去总部。”
percival抓起昨晚就准备好的衬衣西装,一层层武装自己。在袋巾时却犹豫了,他拉开抽屉,在最里面那条水蓝色和自己手里这条白色的之间反复巡视,然后把水蓝那条扯了出来。

接下来的流程和梦中一样,他就像在打一场无比熟练的主视角RPG,发动车子驶上车道,拧开裁缝店的伸缩门,和被吵醒的老裁缝打招呼,进入子弹头列车,空荡荡车厢里的清洗后气味。
他没想到的是,车厢门打开的一瞬间,身材高大的后勤官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他了。percival足够敏锐,他分辨得出merlin平静的外表下正像涨潮一样汹涌攀升的压迫感。
“我需要你解释威尔士的事情。”
“所以威尔士确实有事情。”percival用的是肯定句,“而且你打算让lamorak去。”
merlin扣住平板的手指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你的消息渠道。”后勤官并没有否认任何一句话。
而percival只觉得又荒唐又恐惧。
他必须得承认,扣响通讯频道时,支配他的更多是冲动而非理智,那只是个梦。再清楚再详细也不过是个梦。他所做出的举动很难说是到底为了解决可能性还是给自己个安慰,只要一个偏差就好,一个证明他的梦是无稽之谈的细节的就好,再清醒的人类也无法让理智彻底战胜情绪系统。但现实却一步步地验证他梦到的一切,让自欺欺人的可能性都失去可乘之机。
“我没办法解释这件事,merlin。我只求你再重新检查一次今天的考核,炸药,场地,人质,让一个你信任的人去,谁都可以。”percival压低声音,但目光直视merlin。他没什么好隐藏的,而他的眼睛也正是这样说的,“我可以交出所有装备,待在你的办公室里,寸步不离你的视线,直到你检查结束。”
merlin仍然看上去充满怀疑,当然,这就是他的指责,他怀疑一切。这也正是percival信任他的原因。
他们在灯光明亮的走廊里对峙,后勤官鹰鹫似地毫不掩饰地评判着他,然后伸出了右手,“通讯装备,和全部武器。”
percival动作利索地摘下眼镜,手表,掏空口袋,拔出腋下和脚踝上的枪,解开前臂上匕首的皮套。一概锋刃向内地递给后勤官,然后满意地看到merlin当着他的面敲了敲眼镜腿,“galahad,从床上滚下来。15分钟后车子在你门外,我需要你复查今天的考核场地和全部设备,包括人质。”
percival松了一口气,但后勤官显然并不这样觉得,“现在让我们回到威尔士的话题上。”

“我无从解释。”percival固执地重复这一点。他正坐在merlin办公室里墙角的一张椅子上,和门之间刚好隔着后勤官本人。这是他主动选择的位置,而merlin看上去也满意于他的识趣。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来源于一场梦,你会不屑于这样的谎言,merlin,但我真的没有任何根据。”
“哦我知道这不是谎言。”
“merlin?”
“percival,你是我的学生,我不记得你有蠢到这种程度。”后勤官对着他的显示屏敲打着,“lamorak已经启程了。你如果还梦到了什么最好一起说出来,别让我们错过石中剑。”
哪怕相识已经很多年,percival仍不知道如何回应merlin奇异又刻薄的幽默感,他按一贯的策略选择闭嘴。
幸好merlin也没有期待他的回答。房间里的交谈再度中断,percival靠心跳计数着时间,galahad应该已经启程了。
“要我给你本安抚读物吗?”过了一会儿,merlin突然转过身来问了一句。
“你可以给我一份今天考核的建筑的平面图吗?”
merlin拉开左手边的抽屉,抽出最上面的两卷纸扔了过去,“建筑和街区的。”
“谢谢。”

merlin继续关注着威尔士方向的问题,中间被arthur短暂地叫走了两次。当他离开时,percival就被锁在房间里看地图。
9点27分,merlin靠向椅背,对着咖啡显出疲态时,galahad传来了反馈。
“我检查了整个场地,没有问题,模拟人质也确认过身份,装备也查过了。”
“辛苦了,galahad,请留在原地等待和james学员,percival”,后勤官撇了一眼角落里的骑士,“以及Gawine汇合。”
percival毫无异议地接受了安排。他不置一词地坐在角落里,沉静的深色眼睛甚至流露出满足的神色。后勤官继续呼叫Gawine,安排了刚刚出现的临时工作,然后把桌角上堆着的所有装备朝percival方向推了推,“整理好,不允许任何情况下切断通讯。”
“当然,merlin。”骑士回答。

他们照旧在车库汇合,Gawine没有迟到的毛病,所以他们在10点整对好了表,跳上车子,驾驶位的是Gawine。
“merlin很重视你嘛小子。”Gawine一直是个快活的大个子,带着你家楼下酒吧老板的那种精于世故又心满意足的快活,不像是个特工。
“也许是我太出色了。”james也笑着,坐在percival对面调整枪带,把压扭皱的衬衣扯出来抚平。他把视线转向percival笑意还没消失,然后就看到了那条水蓝色的袋巾。那双绿眼睛瞬间亮起来,嘴角咧得更开,“你带了这个。”
percival看着年轻人明亮湿润的绿眼睛,健康干净的脸和孩子气的笑容,不可抑制地想起梦里这张脸被血污和灰尘覆盖,死气沉沉地仰在自己臂弯里的样子。他干涩地吞咽口水,从座位上探出身体,伸手握了握对方搁在膝盖上的手腕,“祝你好运。”
年轻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似乎从未指望过导师主动的鼓励,下一秒他又换回那副无忧无虑又狡黠的笑,“那就给我留着酒,我要62年的Dalmore。”
他们驶进预定的废弃工厂区,车子平稳地停下来,percival按住他的学员,率先拉开车厢门跳出车子,天气难得晴朗,阳光明晃晃的。percival眯起眼睛,看见从建筑群中走出的galahad,james在他身后跳下车子。
galahad突然停了下来,耳机传来他的大喊,“跑!快跑。”
percival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伸手去抓james。那一刻像是慢动作一样,他们的车子炸成一团热量与气流的漩涡,而他的学员就在他眼前被这团火焰吞了进去。下一瞬间,他自己也被卷进了漩涡。

percival急促地呼吸着,从床上猛然坐起。闹钟按时跳到6点整,铮然作响。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25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