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五次是礼节,一次并非如此 chulu (3)

前文在这里 (1)(2)

——————————————————————

第三次连本人都不知道。

Chekov很少出外勤。首先,他的工作性质基本可以在舰内完成。其次,他的大脑远比身体有用的多,留在舰上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不过,自从他表露出希望未来向战术安全方向发展的职业规划意向后,Kirk就开始有选择地把他安排在一些简单的登陆任务里了。

但这可是企业号,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简单的登陆任务。

所有风平浪静的开始都会在几分钟后变成印第安纳琼斯式的冒险剧,或是各种方向的B级片。比如眼下。

轨道扫描结果显示,该星球为M级行星,地面上尚无发展出智慧生命,但有强烈的不规律能量波动,看上去是个适合年轻天才领航员的外勤训练任务。

但这是企业号。

外勤小队被传送下舰二十分钟后,暂领舰长椅位置的舵手接到了气喘吁吁的呼叫信号。

把我们传上去!这个星球……嘶…………嘶……哗……嘶……猎食者……嘶

舰长,我们无法稳定信号。

Fuck!带企业号离开轨道!

什么,舰长?维持在这个高度能把你们接回来已经很困难了,一旦离开我们几乎不可能再锁定你们。

离开!……嘶……嘶…………离开!…………嘶……它在捕猎!

这是怎么回事?医生冲进舰桥。

Mr Scotty,脉冲引擎,带我们离开星球引力范围。黑发的舵手紧紧扣住座椅的扶手 ,我们会接他们回来的,医生,我保证。

舰长缺席,首席科学官缺席,他们的小天才缺席,而进取号已经成为被瞄准的猎物。

我希望能对这个星球重新扫描,分析能量波动,上尉。舵手盯着眼前逐渐缩小的美丽星球,向代班的科学官下达指令。如果它是伪装成M级行星诱捕我们,我要确定它的真实环境是否足以让外勤小队坚持到救援。

Sir,大气环境中含氧量接近35%,类似于地球石炭纪的含氧量,但可以呼吸,无有毒气体。地表温度偏低,估计夜间并不适合人类生存。蓝衫的科学部军官从扫描仪上抬起头。

所以我们得在他们的夜晚来临之前接外勤小队回家。Uhura上尉,如果将这个星球视为一个智慧生命体,我们是否可以把它的能量波动看做是它的语言或者思维?

有这种可能性,Mr Sulu。

你能试着与它对话吗?上尉?

我会试试的,Sir。

和它谈谈,我希望这是场和平的对话。

和一个该死的星球谈话?你疯了吗?那东西想吃了我们!说不定已经吃了Jim了。医生挥舞着双手,寄希望能抓住点什么增强他的说服力。

我希望这是场和平的对话,我希望如此,医生。舵手保持着笔直的坐姿,毫不动摇地注视着舰桥正中的显示屏,那颗星球仍然显得安静美丽。但如果它不停止威胁企业号成员及舰船的安全,我们有权还击。

还击?用相位枪吗?我们要怎么用一艘船攻击一个该死的星球?

它的能量波动似乎是有规律的,Mr Sulu,我正在试图和它交谈。

非常好,上尉。我们只希望能够接回登陆成员,作为回报,我们愿意提供二倍量的能源供它进食。舵手坐在椅子上转了半圈,声音平静。如果它拒绝或作出任何伤害到星球表面上外勤小队成员的行为,我们会把这些能量用做火源,我相信35%的大气含氧量足够它自行燃烧了。

舰桥里安静了几秒钟。aye,sir。首席通讯官重新带好耳机。

damn。医生只发出了一个语气词。

他们接回了外勤小队,状态不佳,但并无生命危险,企业号重新回到黑暗冰冷的宇宙航线中。当舵手终于可以从暂代舰长椅的任务中解脱出来时,三名外勤小队成员已经全部在医疗湾接受过了医生的处置。大副受益于瓦肯人的生理特征,受到的伤害最小,已经可以回到舰桥。尽管此时并非他的值勤班次,但在经历过这一切后,他能够出现在舰桥将是对所有人的安慰。而两位人类的状况却没有这么乐观。经历了失血和冻伤的舰长与领航员被安置在温暖的医疗床上,呼吸轻浅,心跳缓慢。医生确认过舰长正在稳定恢复中,转到年轻的领航员床边,听到他正在意识不清地嘟囔着什么。

什么?医生弯下腰,试图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年轻的领航员抬起手指攥住了离他最近的东西,也就是医生的衣服。

医生轻轻地握住年轻男孩儿的手,把耳朵靠近他的嘴唇。什么,孩子?

Я люблю тебя мама,他模模糊糊地呢喃着,抬了抬头,冰凉的嘴唇擦过医生的脸颊,然后重新埋回到枕头里,露出满足的微笑。

他说的是我爱你妈妈。舵手站在门口,温柔地看着他们。

医生的脸部表情在凶恶和温柔中间努力挣扎了一会儿,犹豫地举起手摸摸了领航员的头发,然后大步朝门口走过去。

他们俩明天早上就没事了,可以陪护,但是给我安静点!

舰长和领航员第二天早上果然就活蹦乱跳地回到了舰桥上,接受问候,询问和调侃。而舵手和医生心照不宣地谁都没再提起那个晚上。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75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