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 五次是礼节,一次并非如此 chulu (4)

第四次是一时冲动。

自从猎食者星球事件后,Jim Kirk有两个月都没敢再把他们的年轻领航员放到任何具有探险因素的外勤任务中去。因此,领航员只好将大把的时间都花在好多层电梯之下的轮机室里。只要生活在引擎和杰式管之间就能找到人生意义的轮机长起初还很欢迎少年天才的加入协助,可很快,他就发现年轻领航员并不是仅仅出于智力活动的原因才出现在这里。在又忍耐了三天的欲言又止后,轮机长终于开口发问,你到底是在烦什么?

年轻的领航员从一张他已经看了2.3个标准时的电路图中抬起头,非常认真地回答,没什么。但他锲而不舍地继续看着轮机长的方式明显就是在说,不,有什么,很严重的什么,继续问我呀。

轮机长叹了口气,这才不是没什么,小子。你到底怎么了?

你知道,我之前,嗯,亲了,大副,然后……领航员结结巴巴地开口。

就因为这个?Mr.spock才不会因为这点事情惩罚你呢,再说不是早就过去了嘛。轮机长豪迈地挥挥手。

不是的!然后,舰长,领航员的耳朵都红了。

诶呀我们都听说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嘛,但他欺负个小孩子可真是,轮机长随便抓起离他最近的一样东西朝大概是舰桥的方向比划了一下,你就一直不好意思这个?

不是的!年轻的领航员垂下眼睛,靠着工作台滑下来坐在地上。

轮机长完全没懂年轻人想说什么,于是他决定将之归纳为代沟。

我是,我是说,我都亲过了舰长和大副,居然还是没亲到想亲的人。年轻的领航员鼓足勇气,把平板举到眼前,好像是在对着操作平面说话一样。

果然是年轻人啊,轮机长撇了撇嘴,那就去啊。

没有这么简单的,Mr Scott!为了表示强调,领航员把对方的名字叫的很响。这是不一样的。

兄弟,在俄罗斯,男人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轮机长坐在了年轻领航员的对面。

不,在俄罗斯,爱情是一件神圣的事!你知道吗,丘比特的形象就是……

行了行了,小子,我们在曲速里呢,丘比特现在也帮不了你。不就是亲你喜欢的人吗,这有什么难的。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感受到,Mr Scott,你才会说的这么轻松。轮机长的英语也要努力一下才能跟上,这使年轻的领航员不得不更加放慢语速,一字一顿地。

嘿,小子,说我就算了,不要侮辱我的感情。轮机长严肃起来,伸出一只手指向他。我的爱,是非常真挚严肃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抱住身边突出的杰式管外壁,响亮地亲了一下。我爱你,我的银色女士。轮机长志得意满地转向领航员,看!苏格兰人绝不畏惧表达真挚的爱!

天呐!这是不一样的!年轻的领航员似乎已经丧失了英语能力。他把自己的头发抓的乱糟糟的,想只试图在原地打转而不成的tribble。他双手狂乱地比划着根本没人明白什么意思的动作,然后绝望地一把抓住路过的keenser,在它的贝壳脑袋上用力亲了一下。看!这样的我也可以。

受到惊吓的keenser飞快地钻到了错综复杂的杰式管线路里,彻底消失掉了。

嘿,你是在暗示keenser和银女士一样不是人类吗小子,我得说这可有点种族歧视啊。轮机长怀疑地皱起眉头。

天啊。年轻的领航员发出一声呻吟,朝后仰过去,然后重重地磕在了工作台上。他叫着跳起来,揉着脑袋在狭小的空间里晃来晃去。这,这不是,这是,靠,天啊,这。最终他放弃了语言表达,猛地扑过去按住了轮机长的肩膀,在他脸上凶狠地胡乱亲了一下。你是地球人,可以了嘛!

诶呦。轮机长觉得自己更像是遭到了攻击,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复杂了。而攻击他的年轻领航员已经重新缩了回去,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理解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天啊,轮机长又翻了个白眼。他一边揉着脸上还疼的地方,一边下定决心从自己柜子的最深处翻出了一瓶酒,用这个吧!它会给你勇气的。

领航员把悲伤的眼神从同事移到了酒瓶上,继续沉默地叹气。

行啦行啦,小子,勇敢点,去表白,没人会拒绝你这种小狗一样的眼神的。轮机长拎着领子把年轻的领航员从地上拽起来,我还得干活呐。他捡起酒瓶塞进年轻人手里,把他推出了轮机室。

二十分钟之后,轮机长突然想到,自己还根本不知道领航员喜欢的人是谁,也许是那个把他扔出房间的猎户座姑娘?天啊,连个吻都没讨到就被扔出房间,这实在太可怜了。轮机长叹息着看向自己的工作台。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64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