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 五次是礼节,一次并非如此 chulu (5)

前文在这里 (1)(2)(3)(4)


————————————————————————————


第五次是临阵脱逃。


Pavel Chekov是个少年天才,哪怕在每位船员都是精英的企业号上,这样说也足够名副其实。他离开星舰学院时的年纪比绝大多数人入校时还要小,登上进取号时更是只有17岁。如果不是战时应急政策,恐怕其他人会以为他是哪位船员的子女。这件事自然有好处,比如几乎所有人的都喜欢他,像是喜欢一只聪明会讲话又不繁殖的tribble那样喜欢,好吧,也许这未必是好事。但坏事是确定的。比如开船第一天就宣布了对所有船员统治权的首席医官坚称他还没有到饮酒年纪。年轻的领航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偷藏的威士忌悄无声息地消失掉,却在明知道凶手是谁时还要保持沉默。

他在无比的期盼中过了18岁生日。那时他们刚刚搞定了一个丧心病狂的罗慕兰人没多久,无垠的太空正在他们面前展开,而这时chekov度过他成年的时刻。听上去就很有标志性的意义,像是电影里要给个特写或者插入BGM的位置。他满怀希望地把另一瓶收藏拿了出来,然后再一次被医生理所当然地没收了。

在我拿到行医执照的地方,饮酒年龄是21岁。医生这样说。

毫无原则的舰长在一旁拼命点头,对,在学校里Bones还限制我摄入任何酒精饮料呢!

那是因为你过敏,什么都过敏!你就是81岁也不能看见什么都往嘴里倒!首席医官的咆哮声在隔开一条走廊的地方仍然清晰可闻。

年少的领航员屈服了,他默默地捏了捏手指,那里还存留着刚刚被收走的威士忌酒瓶冰凉光滑的触感。

行啦,等你满21的时候,我们保证给你办个大派对,把Bones和Scotty的存货都翻出来!舰长揽住比他矮了半头的少年的肩膀,推着他朝舰桥走,说话的语气像是在哄不肯吃饭的小孩子。这让Chekov更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的21岁终于来了。

这时离那个根本没有约束度的允诺已经过去了很久,他们拯救了好几次地球或者别的什么,五年任务也过了一大半,连银女士都换成了1701A。而他的舰长的确给他办了派对,虽然并不大。舰桥的军官们约好α班次后在第九娱乐室见,还叫上了几个轮机部的和派对主人公关系不错的年轻人。

舰长,医生和轮机长是最先到达的几个人,他们遵守承诺带来了箱子最深处的珍藏品,连Jim都不知道他的船上有这些秘密宝藏。轮机长用忧郁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收藏,我上次已经给过那小子一瓶了。

医生立刻转过头来怒目而视。

他说要亲喜欢的人,我总得给他点勇气吧。

Chekov告诉你的?就今天?舰长立刻从座位上探过桌子,那可有意思了。

对了,你们叫上Gaila了吗?那小子估计会害羞吧?

谁?连医生都楞了,那个猎户座姑娘?跟她有什么关系?

Chekov喜欢的人,不是,那个姑娘吗?轮机长的句子中间出现了无数停顿,似乎指望着有人能在其中任何一处给他提供点支持。

医生沉默地看了轮机长一会儿,转过头指着舰长,Jim,这都是你的错。

hey,Bones,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说过……

你所有的船员,所有的,都是恋爱白痴。你的大副给他女朋友送追踪器,而他的女朋友也就是你的通讯官还没有跟送她跟踪器的男朋友分手。你的领航员磨蹭了快三年都没表白,导致你的轮机长以为他暗恋一个随便是谁的姑娘。哈,真是完美的舰桥组合。

轮机长及时指出了重点,至少我们的舵手,不在你的声讨范围内。

医生对此的回应是把眼睛瞪得像被一直塞拉兽噎着了一样,而他们的舰长已经笑得趴在了桌子上。

好吧好吧,轮机长胡乱摆着手,我们的小男孩到底爱上了谁?

一个建议,Scotty,舰长仍然趴在桌子上,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给他足够的酒精,然后你就会知道了。

轮机长将信将疑地勉强同意。


这是场温暖甜蜜的聚会,哪怕不考虑几位居心叵测想要打探年轻同事爱情故事的高级军官的用心。每个出席者都给年轻的领航员准备了礼物,从珍贵的俄文纸质书到自制的padd小程序,后者可以在工作台上投射出计算中的星图,每颗他们到过的星星都会字面意义地转圈,跳舞或者打招呼,像是升级宇宙版的全息宠物。

1.2个标准时后,年轻的领航员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了酒精摄入的明显症状,他把眼前的杯子拿起又放下,来来回回地搅着手指,不停地抬头看向左前方,又迅速收回眼神。

hey Scotty,看chekov。舰长凑过去,拍拍了轮机长的肩膀,朝领航员的方向低声示意。

坐在另一侧,和大副就某个其他人从没听过名字的物种的生理特征争论得面红耳赤的医生也意识到了,回过头看了一眼,哦,也差不多了。

他们顺着Chekov看过去,年轻的领航员已经站了起来,他移动的方向只有舵手和通讯官。

舵手先注意到了每天和自己分享同一张工作台的年轻人,Pasha。他对他微笑。

哪怕从围观者的角度看,他们年轻的领航员的脸颊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红,Mr Sulu,他磕磕巴巴地回应,羞怯地笑,灰蓝色的眼睛透过刘海像是要哭了一样。

轮机长屏住了呼吸,这是重要的时刻。

第九娱乐室并不大,他们围坐的也并不分散,这段路程其实只有几步。通讯官也转过椅子,笑着看向年轻的领航员,生日快乐,Mr Chekov。

他在两个人面前停住,屋子里也没人说话,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年轻的领航员急促地呼吸,更用力地绞自己的手指头,又往前走了一步。

现在他们三个人的距离可有点太近了,近到旁边的其他人都不方便围观的程度。

年轻的领航员下定决心似的猛地抬头,突然间转身在通讯官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谢谢的你的礼物,Uhura,我很喜欢。

房间里仍然保持了子弹时间般的安静,直到年轻的领航员夺门而出。


轮机长用了好一会儿思考,然后他问大副,你们,你和Uhura分手了?

不,大副疑惑地挑起眉毛。你是怎么做出这样不合逻辑的推论的?

医生的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最后还是选择了闭上,然后翻了个显而易见的白眼。


tbc


送给STB包场的所有小伙伴,还有那位未曾结识却很遗憾再也没有机会结识的姑娘。

评论 ( 16 )
热度 ( 52 )
  1. AlecNights寒暑旦暮 转载了此文字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