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kingsman] 蝴蝶风暴 4 percilot PG-13

我知道前文已经很远了……在这里  1 2 3

——————————————————————————

percival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以一个神智健全的人所能有的判断和冷静做了所有该做的选择,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他的学生死去。然而,这种完全背离现实的状况并没能说服他将其视为梦境,或是否认任何一场死亡的真实性。相反,他越来越信以为真,无法自控地沉入恐惧中。而在这一次次重复中,James表现出的信任和渴望认可更让他备受折磨。他不仅辜负了关于赞赏和认同的那部分,他甚至辜负了他学生的生命。有时候,人类就像是个傀儡,而大脑才是悄无声息拿到掌控权的寄居兽。今天之后,percival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即使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骑士也无法摆脱这道最终的限制。、

他平静地躺在柔软干净的床单上,眼前却似乎还在闪着kingsman走廊里的灯光。爆炸声,枪声,零点敲响的午夜钟声层层叠叠地回荡着,也许是在这间安静的卧室里,也许是在他的幻觉中。他握起手指,还能感觉到上一个今天里手心伤口的痛觉。

他看着James Spencer死去四次,有两次连他自己都参与其中。第一次是考核结束,第二次是考核场地,第三次是安排的车辆,第四次,甚至就在Kingsman内部的靶场。如果最一开始他还认定是考核出了问题,现在步步紧逼的死神已经强迫他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时间,地点,方式,一切都不重要,只要James Spencer死。这种认识让他全身冰冷,愤怒从身体深处涌向四肢。

他掐住手心并不存在的伤口,强迫自己思考一次。不要在情绪中下任何判断,做任何决定。这是他作为候选人时,他的老师,现任的merlin曾经告诉他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merlin。percival停顿了一下。他想到了什么,但情愿回避。

骑士尽量把思绪重新拉回到事情的另一侧,在脑海中拉起一块写字板。在第一次认为是梦境醒来后,他申请重新检查了考核场地,得到的回复是一切如常。目睹建筑爆炸的除了他,就只有Galahad,而对方也是梦中那场死亡的受害者之一。第二次Galahad亲自去检查了场地,任务监护者变成了Gawin。这一次,Gawin成了附带的受害者,而Galahad同样在场。如果一定要在无辜被牵连和弃子里选择一个,percival还是更倾向于第一个。他把圣洁骑士的名字从名单上抹掉,而Gawin也同样。现在他不得不面对第四次,这一次只有James自己,在Kingsman的的内部靶场,身边空无一人。他不会承认,但他确实希望,当时自己也在场。

当复杂的细节像陈年的墙灰一样成块剥落之后,剩下的几种可能就变得无比醒目,而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种,赫然其中。

percival掀开毯子,看向床头的闹钟,6点37分。稍微有点晚,但还来得及。他飞快地洗漱着装,在下楼之前从抽屉里翻出了那条水蓝色的袋巾。

merlin看上去没有预料到他会这么早出现在总部,甚至还特意抬起手腕看看了表,“你们10点钟出发。”

percival的脸上仍然保持着让所有人对他敬而远之的冷淡,“我还有些事需要和他说。”

魔法师挑起眉毛看着他曾经的学生,“是你亲口说24小时没什么必要的。”

“那是我曾经学到的。”percival脱口而出,然后他就后悔了。骑士清楚地看到魔法师露出的表情,但任何进一步的解释只会印来更多的疑惑。

他又重复了一次,“merlin,我申请见到James Spencer学员。”如果这不违反规定的话,他没有说。

这当然不违反规定,最终考核前一天,候选人甚至可以在推荐人家中过夜。Kingsman的传统里把这叫做“24小时”。percival只留他的学员吃了一顿晚饭,merlin对此也不置可否。但第二天一大早又赶来总部这件事显然就有点奇怪了。

“percival,不管你和那小子之间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你不会影响到他的考核的。”merlin带着他朝学院区走,语气平静地说。

percival从侧面看着merlin的表情,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找不出一星半点能佐证任何一种猜测的证据,哪一边都没有。

James在学员区空荡荡的宿舍里,准备给12个候选人的房间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他看上去不像是刚刚起床,倒像是才从室外回来,昨天的那件粗呢外套还扔在床脚,训练犬扑在他小腿上撒欢。

“percival?”年轻的候选骑士站起来,惊异于会在此时此刻见到自己的推荐人。

但骑士并没有马上回应他。

merlin和James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打算离开,“我留你们单独谈谈,希望不需要我提醒你们出发时间。”

percival用沉默做回应,他站在房间中间,一直等到了merlin离开房间,关上了门,然后在James旁边那张空置许久的床铺上坐下来,“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当他看到对面年轻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时,percival的身体也变得紧绷起来。他期待着这年轻人说出什么,能够把他们两个都带到出口。可是,他的学员很快又恢复如常,“你是指什么呢,percival?”

percival看着年轻人对他露出若无其事的微笑,却越发觉得自己接触到了某些模糊的边缘。他的候选人在某些方面声名在外,甚至有人把他比作现任Galahad。显然,他们都有一副天生的好样貌,而且深有自知。但哪怕他与这位年轻人私下并不熟络,也几乎没有机会见识到他位连后勤的阿姨都乐意多为他准备一点点心的天赋。至少在一次又一次循环往复的今天里,他看到了他真正微笑的时候眼睛毫不掩饰亮起来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种彩绘玻璃式的精致。

“James”,骑士深吸了一口气,“这场对话可能会让你觉得突兀。但首先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是我推荐过的,甚至见过的,最优秀的候选人。我从未对你感到失望。”

可他不明白,对面的年轻人却变得更加尴尬,以至于连社交性的微笑都放弃了。

“James”,percival倾身向前,按住年轻人僵硬的手臂,“如果在这件事上还有任何问题,我非常愿意留到你成为我的同事之后再去解决。但现在我需要你表现的更专业一点,有任何事情要告诉我吗?”

James看上去稍稍放松了一点,而且显然意识到percival想要强调的东西,他停顿了一下,坚定地回答,“不,没有。”

他有秘密,percival仍然这样认为。但年轻人的笃定神态已经在宣称,不,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他愿意相信年轻人的专业水准,但如果他真的一无所知,可能性紧随其后的就是他最不愿意想到的一种可能性。

而眼下显然不是解决这种可能的最好环境。

percival点点头,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好的,现在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但我猜你你还需要准备一下,别耽误了时间。”

merlin当然还在门外等他,军需官没有询问任何具体的内容,只是撇了撇嘴,就像是Galahad又一次在任务中违背指令一样,习以为常,不必大惊小怪。

percival却主动开口,“他是我的学生,我不是Galahad。”

然后他们一同听见了身后电子锁轻微的咔哒声。军需官与骑士立刻回过头,在percival伸手碰到学员宿舍的门的同时,merlin看着自己的平板脱口而出,“见鬼。”


tbc


 @冥河忘川 亲爱的请原谅我在复建期写出的如此之难看的东西…………你可以把滤镜带起来了~【喂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