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 星辰与维也纳 chulu 01

chekov在梦里听见雨声,水流敲打叶子,成股地沿着外墙流下。
这是假的,宇宙里没有雨,那里只有米白色坚硬的舱壁,电脑控制的灯光亮度,仪器和各种管道系统发出的有节奏的嗡鸣声,而这一切之外,就是无边无际的漆黑真空和无数星辰。
他伸手去拿床头的PADD,手臂却撞在了什么坚硬的棱角上。他舱室床边没有东西,chekov迷迷糊糊的想着,睁开了眼睛。
他听见了雨声。

年轻的领航员在清晨醒来时仍然显得无精打采,他盘腿坐在乱糟糟的床铺上,尽量舒展身体,把扔在地上的背包拖过来,为此差点一头栽到床下面去。PADD唯恐天下不乱地响起来,是Jim发给他们的群发消息,第一节是Scotty的课对吗?
不对,是那只尖耳朵哥布林的,医生的信息紧随其后。
Captain,请注意我与Mr.Scott的课程安排已经在五天前发送给所有人了。
PADD没完没了的响个不停,chekov不得不用力按下休眠开关,把它屏幕向下的扔进毯子里。
但他的室友已经被吵醒了,那是个年轻的安多利人触角烦躁的摆动着,大清早就这么忙?
对不起。chekov慌乱地道歉,却发现自己根本记不清对方名字的最后一个音该怎么读。
可以理解。舰队的英雄,大人物,你们还有空上课已经不容易了。他的室友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自己裹紧。顺便,你能不能把窗户关上,我要冻死了。
当然,抱歉。chekov赤脚下床,过去拉上窗子,然后给自己套上红色的制服长裤。
他不习惯这个颜色,也不习惯墙壁上靠他这一侧有窗子记得要关,不习惯他听不出是请求而已,还是冷嘲热讽的室友。显而易见,对方也不习惯他。从自己这一侧勉强清理出的生活空间,和对方这几天的作息都看得出来。
年轻的领航员呼出一口气,扣上制服外套的纽扣,Mr.Spock不喜欢人迟到,无论是作为大副、首席科学官还是教授。

Jim就坐在教室里靠走道的位置,他旁边是医生。Uhrua坐在他们前一排,身边是舵手,看见他进来,Sulu举起手臂挥了挥,示意着身边的座位,而他们周围照旧是一整圈空位。
chekov正打算过去,一个高大的穿红色学生制服的地球男学员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
chekov回过头,他不认得这个人,但觉得多少看上去有点眼熟。他疑惑地伸出手,我是chekov。
我认得你,所有人都认得你,我说你们今晚别去金门大桥那边,你们这群人都是。
chekov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你跟踪我们?
得了吧,你们可是名人,学校里一半的人都知道你们喜欢在那家酒吧坐着,但今晚别去。
chekov还想再问上一句,但是Spock已经从前门走进了教室,他只好飞快的跑到了sulu旁边坐下。
Spock被安排的课程之一,星期五早上这一门是星际文化差异。而企业号大副讲的,正是堪称约克城事件起始的那桩外交任务。天差地别的习俗,不肯沟通的自负和南辕北辙的举动。
前排一名学员突然举起了手,教授,我有问题要问。
请讲,学员。瓦肯人点了点头。
恕我直言,教授,如果你真的清楚,为什么你们还弄出了那么多乱子?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