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kingsman] 蝴蝶风暴 5 percilot

前文在这里 1 2 3 4

送给我家姑娘@冥河忘川 ,唯一一个知道真的发生了什么的人…………

——————————————————————

闹钟再一次响起时,percival破天荒地不想睁开眼睛。

骑士的手指在被单下颤抖,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过鸵鸟一样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不去管真相如何,只要拖延过这一天就好。只要听到一次指针跳过午夜12点,从这无止境的循环里解脱出来。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意识到这场困局在如何影响着自己,诱骗逼迫着他从挣扎,绝望投向放弃。

清晨的卧室一片死寂,电子时钟发出平稳的电流嗡鸣声。percival觉得胃里发紧,一阵阵冷意泛上来,让他想吐,仿佛每一点声响都是丧钟报时。

骑士把自己从毯子里拽出来,指尖冰冷地洗漱着装,尽管刚刚醒来,但他眼睛酸涩,大脑停滞,就像是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过一样。想想,想想你还错过了什么。

在上一次循环里,门锁扣下的一瞬间,他看到了merlin眼里完全的茫然和同样的惊恐,还掺着事态脱轨时作为一名后勤军需官理所当然的愤怒。percival收紧手指捏住纽扣塞进扣眼,他愿意相信自己的导师是可信的。

事情的关键仍然在James那里,如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永远是被动的。但他没有搞清楚的时间,在刚刚过去的那场死亡里,地点几乎说明了一切。

James只是个候选人,如果他突然拥有了被越过merlin击杀的价值,那么必然是他得到了某种不该拥有的东西,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信息。

骑士把温莎结推到领口,丝绸的领带被过于用力的手指攥出褶皱。他飞快地重复着,任务,场地,车子,靶场,宿舍,人员,位置,时间。一个念头瞬间闪过,而这个念头让他僵住。

越过merlin,信息,merlin不知情。

如果James得到的信息如此重要,而双方居然都选择了瞒过merlin,那么他们在等什么。James的隐瞒可能出于不知情,也可能出自不信任。而对方竟然也如此笃定。骑士在此处徘徊不去。

在一次又一次的循环中,他将自己视为目击者,视为拯救者,视为能够改写轨迹的人,仅仅是因为每一次死去的都是他的学生。但在他再次回忆每一次事件的顺序后,终于意识到,死亡发生的时间,永远是自己见过James之后。他并非旁观者,也许,他才是问题中的那个人。

因此,这是一个James会瞒过merlin而绝不会瞒过自己的消息,至少对方是这样认为的。蛛网铺开,这一次,骑士追踪的是自己的轨迹。一切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在第一次里,他的候选人被人质攻击,而回程的车子被追尾。第二次,场地出了问题,可想而知,按照正常的发展顺序,自己在回程的车上还会遭遇完全相同的事情。第三次,因为Galahad的提前巡检,对方已经不耐烦等到考核结束,他和他的学生一起葬身在火焰里。第四次,他们推迟了考核,他和James在房间里见面,而在那之后的一整天里,James唯一一次落单就是在靶场,而枪支炸膛了。接下来,他开始怀疑merlin,他去找他的候选人单独谈话,这是对手最迫不及待的一次,他和军需官离开房间的瞬间,候选人宿舍就被彻底封锁起来,连军需官都没有办法开启。他活下来的两次,都是在总部里,换句话说,控制之下。而唯一的区别在于,当他似乎毫不知情时,James的死看上去就是个意外,而他一旦表现出怀疑后,对方甚至不愿意在军需官面前掩饰。

他的学生到底对他隐瞒了什么?

他想起那个年轻人尴尬的微笑和瞬间的动摇。他看上去像是个藏了少年心事的孩子,浑然不知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杀身之祸。

骑士反而镇定下来,他整理好西装外套的下摆和袋巾,拨通了军需官的线路,目前看来,单线线路仍然是安全的。

“merlin,我需要你的帮助。”

“percival?”

“是的,我请求将接下来的通话划入S级保密级别。Kingsman内部有地鼠,至少威胁到一名现役特工和一名候选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军需官声音低沉。

“你教过我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骑士停顿了一下,“现在,请帮帮我的学生。”

线路的另一端保持着沉默。

“我需要你取消今天的lancelot的见习任务,档案登记部分的理由注明导师认为候选人仍需进一步训练和观察,走正常审核流程,递交给Arthur。我会现在启程去梅里迪安广场,在通话结束后,你直接去候选人宿舍,叫上James,带他到梅里迪安广场来。不要通知任何一个其他人,不要让James离开你的视线。”

“在这件事结束之后,你最好给出一个足够合理的理由,让我接受这种粗鲁的发号施令。”军需官思考了一下。

“如果可能的话,我会的。”骑士承诺。在收线前,他又想起一件事,“请你帮我转告他,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候选人,比较对象包括我自己在内。”

“你知道这样很恶心吗。Alastair Morton?”军需官从鼻腔里发出声音。

“也许吧,我只是做了点权衡。”骑士难以察觉地微笑了一下。

在merlin和James之前,他先等到了穿透额头的子弹。行人尖叫奔逃,骑士的手在空气中抽动了一下,似乎抓握住了什么。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