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还有英文名啊!很重要的!

温泉猪🐷:

啊哈哈我终于能把金士曼咖啡店的非典型日常的别名发出来了:梅林四磨【。
封面一起放出!

华梅·李:

首先感谢大家的捧场,让我的第一个本子在帝都SLO10能够顺利完售,这个小故事最初是SLO9之后那天跟 @温泉猪🐷 在798闲晃的时候脑洞出的雏形,猪的原话是“好想看梅老师穿着围裙煮咖啡”,然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脑补到了梅老师穿着围裙一边给客人煮咖啡一边指挥哈利·哈特出外勤的场景,然后直到4个月之后,这个脑洞仍旧只是个脑洞,这里要特别感谢不遗余力催我肝文的 @寒暑旦暮  @银河系放羊指南 @红莲_猫快回来 要不是你们,这个小料本最后肯定是要窗掉了吧,@红莲_猫快回来 还顺便客串了一下校对,我们还针对是“玩儿意”还是“玩意儿”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学术探讨(结论是东北话有时候也伤不起,23333333),最后给 @温泉猪🐷 表个白,开脑洞、肝封面、排版、校对集一身的万能家养画手简直不要太给力,爱你,爱梅哈,爱所有梅哈哈梅圈的小伙伴们,废话就不说了,一下是小料正文,小料中包含的另外一篇《讨厌育碧公司的哈利·哈特在平安夜从天而降》曾经发过,就不在这里重发了


金士曼咖啡店的非典型日常

作为一家超级特工组织,仅仅依靠一家高级手工定制裁缝店绝对不足以支付金士曼那一笔笔巨大的开销,其资金来源当然也不会像哈利说的那样简简单单“继承了一大笔无主遗产”,毕竟再多的遗产也难免坐吃山空。无数的投资和旗下各类产业的收入才是支撑这样一个超级耗钱的超级特工组织的基础,毫不客气地说,随便哪个政府派税务官来清查金士曼的资产,都会被其包罗万象的营生惊到掉了下巴。


作为咖啡的忠实爱好者,梅林最喜欢的金士曼产业毫无疑问是同样名为“ 金士曼”的咖啡店。


这家店位于伦敦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从选址到内部装潢设计全部由梅林一手操办不说,就连菜单的内容和食材的采买也都是他拍板决定。用哈利的话来形容就是“梅林完全把自己当作这家咖啡店的店主了”。


作为金士曼在服务行业的又一家门面,这家咖啡店自然也是内有乾坤。


当目标人物推开店门,一次精度远高于机场安检的全身扫描就会瞬间完成。待客人落座之时,随身携带的窃听和通讯设备早已由电脑分析完毕,按需进行屏蔽和反向追踪。一旦遇到电脑解决不了的设备,相关资料便会立即上报给指挥中心交由人工处理。安装在桌椅和墙壁上的录像设备更是保证了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就连端上桌的咖啡杯也是武装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通过电话座机按钮遥控释放高压电,瞬间制服目标。


不过比起梅林亲手安装调试的吧台,上述那些装置又都显得逊色了不少。在金士曼特制投影仪的帮助下,一块巨大的单向虚拟投影屏幕被安置在吧台正上方,戴上金士曼的特制眼镜,只要身在吧台内侧,就如同坐阵在总部的指挥室,直接为连线的特工提供各种任务上的支援。而坐在吧台外侧的客人,就算是佩戴着同款的金士曼眼镜,能看到的也只有老板和店员在服务区忙碌的身影。


但是,无论安装了多少超级特工的炫酷玩意儿,它们能派上用场的机会并不多。毕竟反派大多中二自大,忙着琢磨怎么统治/毁灭世界尚觉时间不足,哪有空儿到咖啡店这种地方来消磨时光。


今天似乎也不例外——


咖啡店里仅有的两位顾客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窝在舒服的沙发中摆弄着手提电脑,在他们偶尔飘过的视线中,店主人正在吧台后面边磨着咖啡豆边和某人低声煲着电话粥。而事实上,店主梅林正在看店之余帮助金士曼最喜欢制造意外事件的加拉哈德骑士完成一次搜索目标的任务。为了避免说话时引起客人的注意,他特意歪着脑袋把座机听筒夹在肩头,做出聊电话的假象。


“又在咖啡店?”哈利•哈特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嗯?”


“我听到了磨咖啡豆的声音,真吵。”


“哦。”


“在这么一场大型的慈善晚宴中寻找一个代号‘红叶’的军火商兼战争贩子,却对这个人的身高、年龄、长相一无所知,我是该感谢你安排了这么个有挑战性的任务呢,还是该说你是在借机整我?”


“你猜?”歪着头瞥了一眼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投影屏幕,电脑正从实时传送回来的影像中提取面部影像数据转到后台进行身份确认,梅林停下手中的活计,将座机听筒换到另外一边,仍旧用脑袋和肩头夹住,嘴角微微向上翘了起来。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儿上,你说话就不能多几个字?”哈利强烈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奈何事不如人意,店里恰巧来了客人。


梅林知道哈利那边一定能听到迎客铃铛清脆的声响,于是也不多说话,把听筒放到操作台子上,抬起头用标准的微笑迎接新来的客人。


“欢迎光临,请问您想要点些什么?”


“梅林,不是我说你,假装自己是咖啡店老板就这么有趣?”座机听筒毕竟只是个掩饰,真正的耳机藏在眼镜腿的末端,所以放下听筒完全不影响哈利•哈特的吐槽顺利抵达梅林的耳中,只是梅林没办法当着顾客的面反驳他罢了。


“一杯拿铁,谢谢。”客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点完单就坐在了吧台边,看起来是想跟店主聊聊天。


梅林微微皱了皱眉,现在可不是个聊天的好时机,哈利远距离的碎碎念已经让人无暇他顾。咖啡店的临时老板故意走到操作台远离顾客的一侧去拿咖啡豆,为表歉意,他在调制这杯拿铁的最后步骤时特意赠送一个漂亮的郁金香拉花。这一举动自然得到了女顾客的青睐,她在看到梅林歉意的眼神和一只手举起的座机听筒后,微笑着表示理解,并主动端着咖啡离开吧台坐到其他位置去了。


女顾客那句“好漂亮的拉花”当然没有逃过哈利的耳朵,梅林的耳机里立刻就传来了骑士的抱怨:“你居然还给顾客做拉花?你从来都没给我做过!”


“认真工作,哈利,”梅林又夹起了听筒,“给你做拉花?你又不喜欢喝咖啡,难道让我在黑啤里加牛奶给你拉花吗?”


“认真工作?就用眼镜录下参加晚宴的所有人的脸?剩下的活儿都是你的宝贝电脑在干,你告诉我这工作需要认真?”


梅林看了一眼摆放在吧台里侧的监视画面,电脑已经截取到了200多张人相,完成身份确认的也有100多个,但是并没有可疑人物混迹其中,这让梅林开始怀疑这次的目标是不是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假身份。


“这里的咖啡简直糟透了,不是吗?”

要不是实时传回的画面上出现了一张女人的面孔,梅林都快要以为哈利的这句话是在对自己刚刚吐槽黑啤的报复了。他调整了一下画面在虚拟屏幕上的位置,仔细打量起这位被哈利搭讪的女人——40岁出头的年纪,衣着考究,因为哈利的一句搭讪面露好奇。梅林看不出这位女性有哪点引起了哈利的注意。


“能让一位可爱的女士皱眉,调制这杯咖啡的人可以改行了。”哈利继续搭讪。


“哦,不不不,这位咖啡师很不错,只是我的口味过于刁钻了。”听到哈利的解释,画面上女人的表情瞬间释然。声音很有特点,梅林在心里对她的评价又增加了一条。


“我倒是知道一家特别棒的咖啡店,不知能否有幸邀您一同前往?”


“哦,今天不行,我约了个重要的朋友宴会后小聚,不如您把那家咖啡店的地址告诉我,或许某天我们能在那里偶遇呢。”


“那可真遗憾,不过绅士怎么忍心拒绝一位女士的要求,不是吗?”哈利边说边递上了一张卡片,猜也知道上面写的是金士曼咖啡店的地址,“我很期待能在那里与您相遇。”


“您还真是会讨女人欢心,多谢。我也期待下次见面。”画面上的女人微微颔首示意,随后优雅地转身走开。


要不是店里还有客人,梅林真想大笑三声,哈利•哈特跟女性搭讪失败,金士曼的年度新闻榜首又有着落了。


“梅林,不许笑!”哈利压低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我没笑。”


“你肯定在笑我。”


“真没有,”梅林轻笑了起来,“我怕吓跑店里的客人。”


“梅林!”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刚刚我调了宴会大厅的监控录像,这个女人在被你搭讪之前没有同任何人进行过接触,这的确有些不同寻常,我已经让电脑在数据库中搜索她的面孔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总感觉她是在寻找什么人,而且是个她还不确定相貌和身份的人。”


“看来和你的任务有几分相似。”


哈利又嘟哝了几句表达自己被嘲笑的不满,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不远处的人群中,“梅林,你看到了吗?刚刚那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


“传闻中‘红叶’的副手,看来这次任务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无聊。”


“我可没说过这个任务无聊。”哈利边回嘴边向目标人物的方向走去。


“通常情况下,出任务的时候你在吐槽我的电脑,那就一定是觉得无聊了。”梅林毫不客气地反驳,“小心,这可是‘红叶’的副手,相当危险的人物,只跟踪不要接触,今天你可是只有我做后援,从距离上来说,我不可能在有突发状况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梅林,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职业素养吗?”


“不,我只是不相信你骨子里的冒险精神。”


梅林就这样歪头夹着座机听筒看哈利追踪到了一个废弃的集装箱仓库,期间送走了店内仅有的三位客人,得到拉花拿铁的女顾客临走时还给了他一个“我什么都懂”的眼神,让梅林有些哭笑不得。


“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军火商的秘密基地。”哈利把眼镜调整到了夜视模式。


“扫描一下附近的状况,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梅林此时已经放下了打掩护用的听筒,专心审视着屏幕上的画面,偶尔扫一眼还在进行面孔搜索的窗口。哈利说得没错,他搭讪的女人绝非善类。梅林已经开始在伦敦的监控录像中搜索这张面孔,试图寻找她离开宴会后的行踪。从现在获得的结果看来,这个女人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去和友人小聚,而是带着一个保镖一样的魁梧男性往城西的方向去了。从距离上来看,倒是离金士曼咖啡店越来越近。


“不会是真的要来店里喝咖啡吧。”梅林嘟哝了一句,考虑要不要出去转一圈假装偶遇顺便邀请对方到店里小坐,借机探探底细。


但是哈利•哈特向来有触发意外事件的能力,这次似乎也不例外——


金士曼眼镜的扫描结果显示,这个废弃的集装箱仓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哈利的身份似乎是暴露了。


“梅林,帮我准备撤退路线。”耳机中哈利的声音倒是十分淡定。


然而还不等梅林开口,咖啡店的迎客铃铛就响了。


“对不起,我们……”梅林抬起头,硬生生把“打烊了”三个字咽了下去,不久前在慈善晚宴中拒绝了哈利搭讪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魁梧男性进店虚晃了一圈又退了出去,“啊,抱歉,我还以为是附近推销小饼干的童子军,最近他们来的有些频繁。”


“我还以为您要打烊了呢。”女人微微一笑。


“如果您没有进店的话,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就该闭店了。”梅林在脸上堆起了职业的微笑,“不过本店的规矩是,只要有客人就会一直营业下去,为了闭店而赶走客人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老板很会招揽顾客嘛,”女人顺势坐在了吧台边,“我是第一次来,听说您这里咖啡很棒,不知道有什么推荐?”


“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样的口味,”梅林拿过手边的磨豆机,扔几颗咖啡豆进去,磨一会儿再扔几颗,循环往复,“热爱咖啡的人大多数都是浓缩咖啡的忠实粉丝,但这个时间我可不推荐,容易使人精神亢奋难以入睡。来一杯拿铁如何?本店特制的咖啡豆配上奶香,味道绝对独特。”


“那就听老板的,来一杯拿铁。”


“请稍等片刻,水和奶都需要重新加热,制作时间会比平时稍稍长一些。”


女人点点头,单手支起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梅林。


梅林泰然自若地磨着咖啡豆,仍旧是扔几颗磨一磨,再扔几颗,继续磨一磨的节奏,直到热水和热牛奶都已经达到合适的温度,他才停下磨豆机。


不多时,咖啡就端到了女人面前,随后,磨咖啡豆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到杯中完美的叶型拉花时,女人眼中一闪而逝的凶狠并没有逃出梅林的视线。


“老板的拉花做得真漂亮。”


“炫技罢了。”梅林低头磨豆子。


“炫技是因为自信,而自信通常源于实力。”


“煮个咖啡而已,哪儿来的什么实力,客人您过奖了。”梅林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不,这个代表‘红叶’的拉花就说明老板确信凭一己之力就能够对付得了坐在您面前的‘红叶’本人,”女人的眼神渐渐犀利了起来,“不过您的确有这个实力,或者说你背后的组织有这个实力。”


“客人,您越扯越远了,咖啡凉了口感会变差的。”梅林头也不抬地磨着他的豆子。


“别装了,”女人笑着站起身,摸出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梅林,“宴会上跟我搭讪的那位想必是老板的搭档吧,这么老派作风的绅士特工还真是难得一见,虽然不清楚你们是哪个组织的,不过最近我那几单被搅黄了的大买卖想必跟你们有关。”


“本店最大的一桩买卖是上个月卖出的两袋咖啡豆,净赚300英镑,原来是抢了您的生意么?”梅林仍然磨着豆子。


“老板是不是觉着你的搭档还能回来救场?”女人往前走了一步,整个人都贴到了吧台上,“可惜了,在我走进这家咖啡店的时候,他就已经钻进了我设计好的圈套,别急,我喝完这杯咖啡就带你去给他收尸。”


“唉,可惜了这杯咖啡。”梅林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磨豆机,顺手按下了座机上的遥控按钮。


在咖啡杯发出了一阵电流的噼啪声响的同时,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女人径直躺倒在吧台下方,杯中的咖啡溢出来,拉花也变了形。紧接着迎客铃铛再次响起,哈利•哈特一手推门一手拖着女人的保镖进了店来。


“你又迟到了,加拉哈德。”梅林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抱歉,对方人数略多,耽搁了,”哈利边说边把已经昏过去的保镖丢到他的女主人身旁,接过梅林递来的一次性绳扣将二人捆好,随后开始搜身。


“男的腰里有把枪,通讯器话筒别在衣领,手机在右边外套口袋,另外左边裤子口袋里有一个回形针和一张磁卡,女的没带手机,右边外套口袋里有一小瓶不明液体,左脚踝上还有一把枪,顺便把她的高跟鞋也脱下来,里面应该有些隐藏的小玩儿意。”梅林查了一下不久之前目标进店时的扫描记录。


“梅林,你这样太毁气氛了,”哈利嘴里抱怨着,手上动作却是一点儿不慢,两个危险人物携带的武器和电子设备分分钟翻出来在一旁堆成了小山。“看,一块口香糖,这就是搜身的乐趣,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能从对方身上翻出什么来。”


“翻出口香糖是惊喜,翻出定时炸弹就是惊吓了,在你和安检扫描仪之间我选择后者。”


“这话可真让人伤心,看在我被磨豆声版莫斯电码折磨了一个晚上的份儿上,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


“我还以为用你讨厌的声音,能让你避免迟到呢。”


“所以你就用磨豆子的方式提醒了我4次‘这个女人很话唠,我快要被她烦死了’?”哈利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我还以为她带了多少手下来这里闹事,结果只有一个保镖,你一个人根本就可以轻松搞定的。”


“对付这两个倒是绰绰有余,问题是可能会给店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梅林嘴角向上翘了起来。


“梅林!”刚刚站起身准备表达抗议,金士曼后勤部的善后小分队就抵达了现场,哈利无奈地耸耸肩坐到吧台边上,“老板,煮一杯拿铁,有做拉花的话我就原谅你。”


话音刚落,一杯带有心形拉花的拿铁就被端到了哈利面前。


“客人可还满意?”


“那要尝过才知道。”


“这杯是我的,”梅林拦下哈利去端咖啡的手,另外端出一杯黑啤,“这杯才是你的。”


“好吧,”哈利端起酒杯,“敬拉花。”


“敬咖啡店。”梅林端起咖啡杯。


“敬金士曼。”咖啡的浓郁和黑啤的麦香交织在了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夜晚。


评论
热度 ( 41 )
  1. 寒暑旦暮温泉猪🐷 转载了此图片
    还有英文名啊!很重要的!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