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ST] 星辰与维也纳 chulu 02

前文在这里 01

[本文又名“救火队员周苏鲁和小熊忙碌的一天”]

————————————————————————————

莫斯科距离旧金山有8800公里,从地球到进取号曾经达到过的最远星域有上百光年,chekov和他的安多利室友床隔开两米远。而在星舰学院的教室里,每个学员并肩而坐时,大概不会超过二十厘米的距离。

chekov偏过头,看着他和舵手肩膀之间的空隙。而对方误解了他的意思,询问地挑起眉毛,又在他飞快地摇摇头之后安抚地微笑,重新转回去听课。

他们可以不必出现在这里,至少这节课不必要。但企业号的船员要互相支持,舰长重复了好几次。所以,在每一节Mr.Spock和Scott的课上,这些还没毕业就已经走进深空最远处的船员都会准时坐在课堂上。他们穿和所有人一样的学生制服,和他们一样年轻,甚至比屋子里的很多人还年轻,经历过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漫长复杂的实习,又回来取他们姗姗来迟的毕业证。

教室里鸦雀无声。提问的学员骄傲地看着讲台上的瓦肯教授。

“有趣的问题。”瓦肯人黑色的眼睛波澜不惊地看着提问者,又转开环视整间教室,“请允许我做出这样的猜测,你只是个被推举者?”

学员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瓦肯人也逃避问题?”

“毫无根据的臆测,学员。你认为我们弄出了乱子”,瓦肯人重复着提问中用到的词汇,口气让企业号舰桥军官们无比熟悉,那通常是他们的大副表达地球人的荒谬和不可理喻时惯用的,“整个事件中有两个节点,第一件是由联邦星舰企业号USS1701舰长所执行的,向转交Abronat的外交任务,第二项则是联邦星舰企业号USS1701在约克镇基地接受的跨星云救援任务。这两项任务都最终导向了不可预测的后果。但如果你有认真听讲或做了任何有意义的课外调研就会发现,在当时的信息条件下,企业号做出的选择完全符合逻辑。鉴于在其他情况中,企业号船员的举措都表现出了极高的专业精神,我只能推断你所用的词汇是在描述这两件事。”

“教授,要我说,两个错误就够多了。”

“我很高兴你选择了更加精确的用词表达你的立场,学员。所以,你希望的得到是,我作为企业号的大副,为所谓的错误做出的解释。我同意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你可以先提出你为啥认为企业号的举措是错误的,在此基础上,我们才有探讨错误原因的意义。”

“你们接了没意义的任务,还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相信我学员,没人比我们更清楚代价是什么。正因如此,我无法同意你关于无意义任务的观点。”瓦肯人从讲台上看向他们所坐的方向,chekov本能地回头去看他的舰长,四周打探的目光也纷纷投过来,而领航员无暇分辨其中的态度。Jim手插在口袋里,靠在椅背上,回看他的大副。sulu伸过手,轻轻握住了年轻领航员的手。这就像他们还在舰桥上一样,chekov想着,就像他们要穿过从未绘制的小行星带,靠近或者离开一个友善或敌对的星球。他舒展开被握住的手指。

“解答学员的疑惑是我的职责,那就让我们从舰长所执行的外交任务开始今天的课程。意义,和代价。”


旧金山有两个交通中心,其中一个悬挂在东太平洋金门海峡的碗状缺口里。那里主要来去的是穿梭机和公共传送站,夹在星联总部的船坞和星舰学院之间。全宇宙的年轻人们都涌向这里,再从这里被投进宇宙中去。他们把它称为灰港,用来指代星联军官的灰色常服。而另一个在城市东南角,像是蹲守在101公路和280公路交汇处的斯芬克斯。那里要陈旧的多,还带着上个世纪的痕迹。长途列车,客车,汽车旅馆,拥挤地互相冲撞,把内陆来客带到这座通往宇宙的前哨之城。这里的官方名称叫做天使广场,但所有人都叫它狗窝,似乎是从几世纪前的一种长途客运巴士名字而来。

契科夫对狗窝不熟,他没到过那儿。他是坐船来的旧金山,横跨了整个太平洋。前几个晚上,他在甲板上整夜整夜地看星星。最后一晚,他趴在船舷上,盯着目的地方向,希望能够提早看到那巨兽般的宏大船坞。那里停泊着的舰只,可以把他带到星星中去。但Jim Kirk倒是对两边都挺熟悉,他作为一个无知无觉的婴儿,第一次回到母星就是从灰港那里。他不记得那些蜂拥而至的人群,他们哭泣,鼓掌,扔来大捧的鲜花,军乐鸣响。他和母亲在这座城市呆了大半个月,然后从狗窝离开,依然无知无觉地被送到爱荷华的平原上。那里和旧金山截然不同,大片的玉米地,古董车,摇滚磁带和从人类诞生伊始持续至今的家庭暴力。直到他成年,遇见派克,骑着机车冲进狗窝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重新回到这座前哨之城。他从东向西,由南至北地跨过城市,如同穿过一道隐形的幕墙。

“那个酒吧”就是城市东南的一间叫“医疗湾”的酒吧,老板和上船之前的kirk有些莫名其妙的交情,是个德诺布拉人,宣称自己和NX-01进取号首席医官有复杂的血缘关系。这里的顾客组成成分也和他自称的血统计算方式一样复杂,星联军官和宇宙偷渡商并肩喝下飞禽辛地人从半空中扔下来的蜥蜴血酒,酒保是个皮肤苍白的安娜尔人,在休息的日子里在南城为忠诚的客户预见“未来的可能性”,保证掏空你口袋里的最后一个信用点,接下来把不省人事的他们拖进后巷里就交给了那个兼职贩卖二手穿梭机识别码的大块头。而kirk爱死了这里,以至于企业号的舰桥军官们都学会了在吧台前挤成一团,对隔壁谈论的基本不可能合法的买卖充耳不闻。

一般来说,星舰学院的学生们不会走到那里去,北城才是他们的地盘。从紧靠着太平洋东岸的星联总部开始,大使馆和高级住宅区,灰港,紧靠金门大桥的星舰学院,圈出一道通向宇宙的漂亮弧线,囊括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候补军官们的生活范围。市场街几乎就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分界线,市场街再往南就不再属于那个光鲜亮丽秩序井然的旧金山,从宇宙各个角落暂停于此的种族混杂在一起,支撑起一个不太能够写上报告的城市。“医疗湾”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本来和绝大多数红制服们毫无关联,却随着Kirk和企业号的成名而赢得了颇有点多余的注意力。


听我说,chekov,你马上换套便装,我们得去趟南城。舵手凑近领航员的耳朵,压低声音说话。

领航员觉得自己耳后的卷发被吹动,擦过皮肤发痒的厉害。怎么了?

Jaylah在那里被人堵了。

那换便装?领航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嗯,在役军官和学生打架总归不太好看。舵手挑了挑眉。

Hikaru!Jaylah叫你过去打架?领航员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舵手一边带着领航员朝宿舍区奔跑一边把腰上的通讯器扯下来,朝后一扔,你自己看。Hikaru Sulu!即使隔着屏幕都能听见那边混乱的东西砸碎和吼叫咒骂声,Jaylah仍然非常有原则地坚持称呼舵手的全名,但至少她听起来还是非常精力旺盛。

舵手的目标是舰长留在地球上那辆摩托车。Jim Kirk对这种不安全的复古双轮交通工具有着不合常理的热情,哪怕他痛下决心放弃了之前的那一辆,但在他们从Nero手里死里逃生落到地面后,他又飞快地给自己重新弄了一辆。其他人默契地没有过问这辆车辗转到他手中的任何一个步骤是否存在不方便告知的内容,但现在舵手希望它有,现役军官在地面停留期间的斗殴活动还是不要留下什么线索比较好。

你会骑摩托吗,Hikaru?领航员认真地看了看这台漂亮的机械。

舵手难以置信地挑眉,一百年前的飞船我都开起来了,你居然担心这个古董?

领航员决定同意他的逻辑,那么,我们在等什么,Hikaru?

舵手盯着眼前的古董看了几秒钟,Pasha,我需要你给他点个火。相信自己,你是给一百年的船点过火的人。

领航员点点头,他们的经历确实非常有说服力。

三分钟之后,kirk的机车咆哮着冲上了旧金山的街头,领航员死死抓着舵手的腰,试图让自己在他耳边喊叫的声音盖过风声。

Hikaru!

什么事?

我的通讯器在响!

怎么了!

Uhura让我们半小时之后去狗窝接她家人!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1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