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暑旦暮

风墨满楼
担心被伤害的tag教姑娘们请赶快拉黑我,长期添堵不利于生活健康

负分写手答卷

被我家 @冥河忘川 拖着牵引绳拉过来了


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寒暑旦暮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非常矫情是不是?适合用来勾搭妹子并委屈脸疯狂表白,我最初就是这么干的……


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开始写很早,大概上小学?我记得应该是个灰姑娘后传,她嫁给国王之后出门遇上海难的故事。开lof最早是写全职同人的,让我欢呼一下蓝雨最棒了!

动机就是表达欲吧,脑子里洞很多,话也很多……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擅长写段子?

如果认真来说,写欧美圈和国产现代和古风区别都挺大的,但共同点应该就是写着写着,成为相声的神转折就会跑出来吧。


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应该没有成效,但我在试图呈现画面感的同时收敛文字,更简单更朴实一点。


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我是个杂食动物,俗称什么都吃,两个主角都不认识的同人写的好也可以吃一吃。主要还是故事和内容要言之有物吧,同人扫文,大家的文笔都是不拉后腿就可以,哪来什么靠文笔拯救一篇无病呻吟文章的可能性。


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抖机灵的段子,或者傻白甜的日常。

单独的场景也还不错。


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接上一题,非常不擅长整体的节奏感把控,所以在尝试长一点篇幅的剧情向。

开车不会,容易写成生理卫生教材,所以基本从来都不写。


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有灵感,或者被催稿的时候比较快,大概可以每小时两千字左右速度输出吧,我的主催和校对们比较了解。卡文可能一小时只产出两百字,这时我就会疯狂骚扰,找人说话。

如果是连载,要看三次元忙碌情况或者截稿日期。


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取决于内容,突如其来的脑洞会在梦里先过一遍,不需要背景资料的话起床之后有空就可以开始写了。

如果是偏正剧需要背景资料,很有可能我在查资料的过程中过于兴奋,越走越远,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天日了。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有,非常好养,在图书馆的时候会开一个特别喜欢的白噪音网页,因为那里连得上Google。平时可能会建个单独的歌单做bgm,但也不必需。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快,方便携带且好分享。手写之后难道要拍照上传吗?【就我那一手野火燎原的乱字还是不要给大家造成阅读障碍了。

word或者印象笔记。手机上装了一个,这样瘫床上或者地铁上也能敲两行。校史一大半都是等实验间隙在手机上敲出来的。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懒。

有时候会突然记下某些跳出来的片段,但之后也会直接复制粘贴到原文去,所以并不算草稿。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日常或者短篇传奇那种吧,阅历太少,架构不起更大规模的真实社会。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没有啥最爱的,我这个人大概就是个以量取胜的画风吧,会囫囵吞下很多东西,效果怎样再说【毕竟在小学电子阅读还不普及的时候,我是连报纸上的广告都可以看一遍的……】

不过在读的东西会影响当时的文风。

最近在看近现代史方面的东西,因此被朴素的革命激情感染着【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没有,没那个天赋。在后悔当年为啥没跟着军校招生办的老师跑路。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写《小谢-长生》的时候,纯粹的梦中得来。一整夜都半梦半醒混混沌沌,但几乎连每行字都从月光里浮了出来。

当然,第二天在课堂上困成狗,而且现在想想应该是因为宿舍条件太差翻个身床都在响。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会断断续续地一直自娱自乐吧。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人是要不断进步的……【

最近在写国产,那就贴一段古风的鬼故事好了。

《本故事以及人名以及很多地名以及时间轴纯属虚构 之 茶》

至约定时,小谢独自一人长衫广袖,仍旧踩着木屐,悠然而至。旁人问他如何竟毫无打点,他便从怀中拿出一只紫毫,笑道:“有它便够了。”山中小径渐行渐幽,待取水过后又折返至废宅,已是逢魔时刻。四周林木丰茂,杳无人迹,与蓉城不过半日路程,竟如隔世。主屋制式古朴,檐口平直,园林早已与山色融为一处,颇有野趣。小谢负手穿行于宅舍曲沼,难得显出流连向往的神色。可被问起时,又毫不在意地回答说:“只不过有些熟悉罢了。“

堂屋的矮榻为土制,稍有坍塌但仍算得上完整。略作整理洒扫,便可供众人围坐,当中点火煮水,一瓯茶过后也不过戌亥相交的时候。月下蝉声四起,又值前朝旧院,别有一番风致。来者俱是家资丰足的少年公子,备置充裕,索性清洗器物,按古法再煮上一回。小谢也随众人一道坐着,却始终兴味寥寥,用带来的紫毫在一块白绢上虚空勾画着什么。

芳排红结小,寒露薄荷香。

二十四具齐全,煎一镬茶。

香气越发浓郁,却像是实物一般不泄出房间一丝半点,只一点点漫上来。可围坐的少年却毫无知觉地继续地朝镬添置橘皮薄荷茱萸等物,而灶上小镬也丝毫不见满溢,如芥子纳须弥。滚珠鸣玉般的沸水让人看不清水下究竟有什么。这房内自成天地,无方寸也无时序,窗外却月影移动,从中天至西落。

茶香缠绵缭绕,竟令并肩而坐之人也看不清彼此了。所携事物已经几乎用尽,全部投入了一镬沸水里。但却没人流露出停止的意思,桓谭对面的少年缓缓起身,纵身投入镬内,消失在沸水下。周围众人也似毫无知觉,只是依序起身投镬,顷刻间灶旁已只剩桓谭一人。

沉默一夜的小谢突然长身立起,将手中的白绢抖开。不过尺长的白绢在空中似是被水汽浸满,涨至一人长短,绢面上也现出墨色,正是桓谭的样子,飘飘荡荡没入镬中。房内香气大盛,香气中万千幻像摇曳而生。初春雨后薄荷破土,九月重阳茱萸结实,白露熟红枣,霜里橘柚青。山中寒暑,须臾旦暮。

小谢一手牵起桓谭,一手猛地推开窗子。

窗外天光大亮,眼前只有空空如也的土榻,榻上正中是早已冷去的茶灶,灶上半镬残茶,竟是弃置多日的渐干模样。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并不太喜欢,还是太矫情太悬浮,抖机灵又过于刻薄(这是我妈的评价)。希望更扎实更真诚一点。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被我折磨过的主催不来一份吗? @温泉猪  @乙酰辅酶酥 

其他的朋友们走过路过随缘吧~


评论 ( 15 )
热度 ( 8 )

© 寒暑旦暮 | Powered by LOFTER